(偽)遲來的七夕賀文?

劍小子

「下飛機之後記得打電話給我,如果聽不懂他們說的話也可以打電話給我,不要隨便跟陌生人走,然後……」有著一頭栗髮的美女,正嘮嘮叨叨的對著後坐的大男孩交代著事情,就像個老媽子一樣,生怕兒子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會被人給騙到剩內褲。

  一旁坐在駕駛座的金髮男子其實非常不悅,死女朋友坐在車上他也不好繼續加油門一路狂飆到機場,但是聽著死女朋友的話,他就覺得一股熱氣往腦門衝,死女朋友是想把他氣死了不成?

  沿途他都散發著黑氣,讓後座的大男孩戰戰兢兢,除了回答女子的話之外,連大氣都不敢吭一聲,就怕駕駛坐上的男人一個不爽,踩著油門衝出高速公路的護欄,畢竟那個男人會做出什麼事,是任何人都猜不著摸不透的。

  兩個男人都各自懷著他們的心事,倒是神經大條的女人還是叨叨絮絮的說個沒完,絲毫沒有察覺車內的怪異氣氛。

  車子平穩的滑進機場可以停車的位置,後座的大男孩這才鬆了一口氣。

  「那,真守姊姊,我走了。」大男孩開口對前座的女子說完,也不忘轉頭對那個已經拉開車門,示意要他快點下車的男人說:「謝謝你載我來機場,蛭魔哥。」

  哼了一聲,蛭魔回過身,並且伸出手,他的舉動讓車內的另外兩個人一愣,不知道他要做什麼。

  「死矮子,坐計程車不付錢啊?一供是三百五十六萬,你要去美國,所以我破例讓你付美金。」蛭魔見他沒反應,臉不紅氣不喘的對他開出天價。

  「呃?!」小早川瀨那生平第一次聽見這麼驚人的計程車費用。

  「妖一!」真守出聲制止蛭魔對瀨那的嚇唬。

  「嘖。」蛭魔不悅的回身,雙眼凝視正前方說:「行了,快滾啦。」

  瀨那提著他的小行李箱下車,真守也跟著下車與他道別,等瀨那揮完手走進機場之後,真守才坐回副駕駛座。

  「妖一。」真守在蛭魔發動車子時輕喊他名字。

  「幹嘛?」他打了方向燈,將車子開離剛剛的位置。

  「可以把車開到,看的見飛機起降的地方嗎?」真守小心翼翼的問,畢竟她打擾到他的上班時間,這個時間他其實還是應該要載客才對。

  「看的到起降也看不見死矮子。」言下之意就是去了也沒用,話雖如此,蛭魔的腦袋裡已經規畫出開往那個地方的路線圖了。

  「不知道他會不會有問題。」真守低下頭。

  不爽。

  真的很不爽。

  雖然他知道,她對死矮子的感情,是姊姊對弟弟的那一種,雖然他知道,這是他們出生之後,第一次分開這麼久,但是他還是覺得不爽,自己明明就在她身邊,可是她的心卻一直向著那個剛去搭飛機的死矮子,讓他覺得自己跟她的距離好像該死的很遠。

  這一路上他們都沒說話,蛭魔把車開到空地,熄火之後坐在車裡,讓真守一個人站在車外仰望天空。

  過了一段時間,蛭魔下了車摸摸引擎蓋,蓋子已經不燙了,於是他走到真守身邊,然後把她給扛了起來。

  「你幹什麼啊?」蛭魔突如其來的動作讓真守嚇了一大跳。

  「坐好。」蛭魔將真守安置在引擎蓋上後,像是對小狗命令一樣的對她說。

  看著爬上引擎蓋上的蛭魔,真守突然想到,或許他是因為覺得她站了很久,所以要她坐下來休息一下吧?

  飛機從頭頂飛過,回來的,出去的,看著起起落落的飛機,蛭魔突然覺得這些人造流星真的很令人討厭,又不是很好看,卻吸引著死女朋友的注意力,就跟死矮子一樣令人討厭,他真該把它們通通打下來才對。

  他用餘光偷看著她,她臉上那種落寞的表情令他覺得胸口發悶,於是他做了平時的他很少做的舉動。

  蛭魔輕輕的摟住真守的肩,將她拉進自己懷裡,不過他沒說話,也沒看她,只是單純的想讓她知道,自己就在她的身邊而已。

  不久,他聽見她的輕笑聲,於是他不解的側過頭,挑眉看著懷裡的她。

  「對不起。」說這句話的同時,她附上了一個甜美的笑容。

  「幹嘛?」他假裝不在意的問。

  「今天忽略你了,只是我還沒跟瀨那分開過這麼長的時間,有點擔心。」她靠在他身上。

  「嗯,我不介意。」他的語氣果然像個大方的男人,面無表情的他或許以為別人都看不出他的情緒,但是真守知道他今天真的是很不開心。

  「我們回家吧?」真守主動拉起蛭魔的手。

  她想讓他知道,就算她在某個時候注視著其他地方,她也還是會回到他的身邊,就像他每次都會在他人生的道路上獨自旅行,卻也總會回到她身邊一樣,他們一樣都是可以自己旅行,卻依賴著彼此的人,所以他不需要這麼不安。

  「嗯。」被她拉起的蛭魔,今天露出了他的第一個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