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蜜小熊的好朋友

Sicheng

 

泥門森林童話中,到底誰是誰呢?

以下是目前大致確定的名單,
大家就不要太在意 這座泥門森林是分布在哪個氣候帶或地區了,總之什麼動物都有唷~ XD
Hiru x Mamo: 黑兔兔 x 小熊熊

阿鷹 x 花梨: 老鷹 x 垂耳兔

武藏:野牛

栗田:大象
小結:努力的小山豬 (aki: 那三兄弟要不要也都變成山豬呢? >w<)

瀨那 x 鈴音: 花栗鼠 x 小飛鼠

門太:總之就是隻猴子
瀧夏彥:大鳥(<— 就是可以單腳站立的那一類 )

溝六教練:狒狒

峨王:大金剛

大和:黑神駒 (aki: 原來不是乳牛呀,枉費這傢伙愛喝牛奶哩)(痛毆)

阿進:認真的白犀牛

水町 x 乙姬:水獺 x 孔雀魚

筧:(未定) 浣熊、鴨嘴獸、殺人鯨、海豚、海獅、北極熊!?
赤羽:(未定)火雞、朱鷺、黑面琵鷺!?


 

泥門森林警備局

跟平常一樣背著招牌火箭筒巡邏森林維護安全的小熊mamo把這個訊息告知了所有遇見的動物朋友們。

「怎麼沒看見Hiru先生呢?」「好幾天沒聽到那個傢伙的槍聲了啊。」大象栗田先生和野牛武藏先生向小熊Mamo問著。

「上個禮拜失蹤的溝六先生在賊學山丘找到了,可是溝六先生好像出了點狀況,所以Hiru去找葉柱先生商量把他領回來。」小熊Mamo圓圓的眼睛彎了彎,笑咪咪地回答。

一路上,好多動物都跟她問了相同的問題,小熊Mamo想,雖然Hiru兔的樣子很兇個性又不算好,但大家都很關心他呢,真是太好了。

其實小熊Mamo不太明白,有些動物們是想藉機和她多聊聊天,他們一直都很喜歡聰明充滿正義感又可愛的Mamo,可惜她似乎沒有感受到他們愛慕的心情,只是把他們當做普通朋友。
「Mamo小姐,我一定會帶最棒最Max的香蕉過去參加。」粗眉毛的猴子門太熱血的說著。

「美麗的Mamo小姐都開口邀請了,我絕對會準時出席,啾咪──」大鳥紳士瀧跳著單腳旋轉的求偶舞給了Mamo一個愛意120%的飛吻。

小飛鼠鈴音一個迴旋踢把大笨鳥的飛吻踹離軌道,無視整個軟倒在地的瀧,對一臉尷尬的Mamo笑嘻嘻地說:「我等等遇見瀨那的時候會轉告他的,不過,」鈴音看著手中的傳單,聲音帶著疑惑:「為什麼Mamo姊姊會想到要交換食物呢?」

是啊,為什麼呢?

時間回溯到上上個禮拜,Hiru兔還沒出差之前的某個下午。

Hiru兔滿臉無聊的坐在值班台,看著剛整理完槍櫃的小熊Mamo端著托盤朝她的座位走去,托盤上裝著一疊鬆餅、一壺紅茶和一罐蜂蜜,忍不住皺眉指著那堆甜食:「那些東西妳要全部吃掉嗎?」

小熊Mamo楞了一下,接著笑道:「Hiru要吃的話沒關係,一半給你,我家的倉庫裡還有很多唷。」

Hiru兔額頭浮現青筋,很不給面子的一口回絕:「誰要吃那種甜得要死的東西啊。」

聽到Hiru兔的回應,小熊Mamo微怒地鼓起臉頰,決定不理他,撇過頭把托盤放在桌上,自顧自的吃了起來。

當然,只是這種程度的小事還不至於讓樂觀開朗的小熊Mamo那麼在意。

Hiru兔見小熊不理他頓時覺得有些無趣,忍著討厭的甜味走到她身旁,看她吃得雙頰圓滾滾的逗趣模樣,不禁又興起作弄她的念頭,伸出毛毛手戳了戳她軟軟的臉蛋,講出那句讓小熊難過好久的話:
「傻熊,妳還吃啊,不知道自己圓了一圈嗎?小胖子。」

小、胖、子?!

剛淋上蜂蜜正要拿起叉子對下一塊鬆餅進攻的小熊Mamo聽到這個關鍵字,突然整隻熊呆掉,沒握好的叉子掉在瓷盤上發出清亮聲響,她緊抿著唇,水藍色眼睛殺氣騰騰地瞪著Hiru兔,偏偏不怕死的兔子仍一臉嘲諷的笑容又口沒遮攔喊著的小胖熊小胖熊,讓她一時氣不過,猛地揮出一掌。
「可惡!」

被賞了一巴掌Hiru兔正要發作,卻又看到小熊緊皺著眉頭,努力想要找個字彙來罵他,和難過到快哭出來的表情。

「你、你是……你是大壞蛋,我不要理你了!」
說完,她一把端起托盤,咚咚咚咚地跑進茶水間,匆匆把還沒吃完的下午茶收了起來。

然後,小熊Mamo整整三天都不跟Hiru兔講話。

其實在第二天的時候,小熊已經有想和Hiru兔道歉,畢竟打人是不對的,不能因為生氣就這樣,可一想到Hiru兔的批評,她又忍不住想要發脾氣。

再然後,悶得發慌的Hiru兔到賊學山丘出差去了。

「我大概要去一個禮拜。」
「嗯。」
「妳自己應該沒問題。」
「嗯。」
「我走了。」
「嗯,」她點點頭,看著說了要出發卻一直站在他面前沒動作的Hiru兔,好一會,才低聲但清晰的說著:「……再見。」
Hiru兔臉上那個像是鬆了口氣的笑容讓她莫名臉紅起來。

Hiru兔離開後,一個人待在警備局裡的Mamo不時會想到她倉庫裡那些珍藏的蜂蜜餅乾、水果釀、燻鮭魚等等好吃的食物,如果全部吃掉一定會變成讓Hiru兔嘲笑的大胖熊,可是如果不吃放在那裡她又可能受不了誘惑。

「泥門森林的冬天沒那麼冷吧,所以還是……把它們分送給大家吃好了……」Mamo熊嘟嘟嚷嚷的安慰自己並下了決定,咬著下唇有些心疼的把中秋節公告寫好付印。

所以才有了這次聚會的交換食物活動。

時間飛快,一下子就到了中秋節當晚。

「喔喔!Mamo小姐準備的東西好棒!」門太抱著一籃巧克力香蕉和香蕉蛋糕,看著小熊推來的一車食物說道。

「謝謝你門太先生,要不要試吃看看這個合不合你的口味呢?」Mamo熊笑了笑,打開一包她家鄉特有的蜂蜜牛奶餅乾遞給門太。

「我一定會把這包餅乾珍藏起來當作我們的訂情……」
還沒說完,一隻鳥爪將他掃開,瀧捧著一大束玫瑰花站到Mamo熊的面前。

「嗨,美麗的Mamo小姐,這束鮮花請妳務必收下。」

「謝謝你,瀧先生。」Mamo熊有些尷尬也有點小開心地收下花束,她最喜歡芳香漂亮的花朵了。
為了表示謝意,她從小推車裡取出一個瓦罐,送給正在對她不停獻殷勤的傻大鳥。
「瀧先生,請嘗嘗我作的甜酒釀。」

「呵呵呵,Mamo小姐,」柔軟度超高的瀧誇張的的行了一個將近一百二十度的紳士鞠躬禮,「在我們一起享用美酒佳餚之前,讓我跳支特別為妳而編的求偶舞吧!」

就在瀧開始他那一千零一套「單腳原地大旋轉舞」之際,剛才掃到一旁被冷落的門太衝上來對瀧使出閃電突襲,兩位都想對Mamo熊求愛的男性互不相讓的扭打在一起。

「嗶──嗶──瀧先生,門太先生,請你們不要打架!」
小熊眼看情況快要失控,連忙拿出警用哨子出聲制止。

「哎呀哎呀,Mamo姊姊不用擔心,這是他們情感交流的方式啦,我們到那邊坐,等一下就沒事了。」
靈動頑皮的小飛鼠鈴音不知何時來到小熊身邊,對打得如火如荼的瀧與門太完全視而不見。

「可是……」

「沒問題沒問題,Mamo姊姊妳就相信我吧。」
鈴音滿臉笑意的說著,半拖半拉地把她帶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Mamo跟鈴音來到河邊一片沙洲上,速度飛快的松鼠瀨那已經把那裡布置好了,他和鈴音帶來的是松果、葵瓜子和香甜溫暖的杏仁茶。

「Mamo小姐,跟我們一起坐吧,這裡的視野不錯喔。」
瀨那搔搔頭笑得靦腆,與鈴音一起邀請她同坐。

「這樣會不會打擾你們?」

「怎麼會,我沒有去過Mamo姊姊之前住的貝爾大森林,一直很好奇呢,Mamo姊姊妳就跟我們說一下那裡有趣的事情吧。」

「好啊。」

於是Mamo從小推車上拿了些食物過來,與瀨那、鈴音以及零散分坐各處泥門森林的朋友們愉快地開始了中秋賞月宴會。

又大又圓的月亮在天上,也在河中,明朗光亮地相互輝映著。
夾雜著河水清涼與林間葉落的颯爽秋風陣陣吹拂,門太和瀧的怒火很快也被吹熄,取而代之的是大家熱鬧的閒話家常和才藝表演,雖然最會唱演歌的溝六先生不在,但野狼三兄弟裡二哥黑木的勁歌金曲開場也是很不賴呢。

之後的相撲比賽,由強壯的栗田先生拿到冠軍,Mamo聽鈴音說,栗田先生的力氣不只是在泥門森林,連在全國都是數一數二的厲害唷。

雖然和瀨那鈴音聊得愉快,也和大家玩得很開心,Mamo熊還是有一點點失意,一方面是她帶來的食物全部被吃光光,這個冬天她的存糧少掉一大半,一方面也因為現場少了隻愛欺侮她的壞兔子。

如果Hiru兔在的話……

Mamo熊低下頭悶悶的想著,捧著飲料喝了一大口,苦苦甜甜的味道讓她有點飄然,拿起瓶子研究發現原來是蜂蜜酒。

呃,他在的話一定會嫌這裡到處都是甜味吧。
討厭,還不都是他害的。

皺起眉頭,Mamo熊又倒了第二杯蜂蜜酒。

「這些甜不拉機的東西不會都是從妳的倉庫搬出來吧?」

「疑?」聽到熟悉的聲音,Mamo熊猛地轉過頭看著不知何時在她旁邊落坐的身影,「Hiru兔,你不是要過幾天才回來嗎?」

「事情提早辦完就回來啦,而且聽說有免費的東西吃。」邊說,他抓起一顆剝好殼的栗子丟進嘴裡。

「才、才不是免費,是大家帶東西來交換吃,」Mamo熊再倒了第三杯蜂蜜酒,臉頰紅紅的透著醉意,「你沒有帶食物不可以。」

聽到她找碴似的指正,Hiru兔彎起嘴角笑了。
「我有帶啊。」他從身後拉出個小布袋,在小熊面前把裡面的東西都拿出來一樣一樣點給她看,「南瓜烤布丁、蜂蜜仙貝、甜年糕……」點好後,他將食物往小熊面前一推,道:「都給妳吧。」

「唔?」不勝酒力的Mamo熊反應慢了好幾拍,呆呆的看著這些東西。

是賊學山丘特產的南瓜烤布丁耶。
都好好吃的樣子……欸,不對不對──

「你又想趁我吃東西的時候笑我對不對?我才不會上當!」
嘟著嘴,Mamo熊不領情的轉過頭,明明到剛才都不覺得生氣的,偏偏一看到Hiru兔又突然情緒失控。

「還在生氣啊,傻傻熊。」
「我才不是傻熊,我是Mamo熊。」
咕嚕咕嚕,她一邊反駁,一邊豪氣的將第四杯酒灌進肚子裡,Hiru兔來不及阻止,她又迅速的倒了第五杯。

Hiru兔嘆了口氣,把她的酒悄悄藏起來換成蘋果汁,一向沒什麼耐性的他難得好聲好氣哄著:
「是──Mamo熊小姐,趕快把布丁吃掉,要不然秋天瘦巴巴的熊看起來很醜。」

不講還好,一提到這個Mamo熊更覺得委屈,眼淚像葉緣的水珠一樣在眼眶滾來滾去。
「我就是又胖又醜的熊啦,你不用安慰我把東西拿回去,反正冬天快到了,你就看不到醜醜的熊啦。」

「我還沒有准妳的休假。」
耐心即將用罄Hiru兔拍拍她的頭,淡淡地回了這句。

「你怎麼可以這樣!熊冬眠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我要申訴!」小熊這下真的暴走了,怒氣沖天的對著Hiru兔發出嚴正抗議。

「煩死了!我之前又不知道熊要冬眠還要吃一堆東西!」他懊惱的低吼。

「那你就知道欺侮我!」Mamo熊不滿的回應,忽然頓住打了個酒嗝,紅通通的臉除了氣憤還有不少的醉意,「壞兔子!」

他們的騷動引起瀨那和鈴音的注意,看著Hiru兔和Mamo熊吵吵鬧鬧,一個在旁邊緊張得要命,深拍他們真的打起來,另一個則是若有所思的挑起了眉稍,靈活的大眼閃著深感興趣的光芒。
就在瀨那鼓起勇氣準備上前勸架的時候,鈴音把他拉到一旁討論了一下。

『……這樣好嗎?』
『他們是泥門森林的保護官耶,你覺得會有事嗎?』
『嗯……』

最後是由鈴音出面調停:
「Hiru哥,我看Mamo姊姊是醉了,麻煩你帶她回去,這個宴會可能會到很晚,我再替你們跟大家說一聲吧。」

Hiru兔沒好氣的望著這隻醉醺醺的小傻熊,確實,於情於理都該由他來負責將她安置好。
二話不說的將小熊拉起,扶著東倒西歪的她,他嘆氣,認份地說:
「走吧,我送妳回去。」
「我自己……走……欸?路怎麼搖搖晃晃的?」
「酒鬼熊,我背妳啦!」
「才不是……酒鬼!我是……Mamo……熊……」
「嘖,麻煩,妳敢吐在我身上就死定了聽到沒。」

隨著他們互相鬥嘴漸漸遠去的身影,瀨那好像也明白了點什麼,握住鈴音的手,與她同時揚起默契的微笑。

「都是因為你,我冬天的存糧少掉一大半了……」小熊趴在兔子背上半夢半醉的抱怨。
「一點點食物就氣成這樣,大不了今年冬天幫妳準備東西吃。」
「真、真的?」
「當然。」

「那……」小熊睡意濃重地從口袋裡拿出家裡的鑰匙交給Hiru兔,「我冬眠的時候要來叫我起床吃東西喔……」

「喂,妳會不會太放心──」
Hiru兔正要唸唸她,背上的小熊又補上一句:
「不能騙人唷……我,我等你……」聲音漸低,頭靠在他肩上的小熊已沉沉睡去。

沒輒的Hiru兔將她的姿勢調整好以免落下,空出一隻手輕掐她粉紅色的臉頰作為懲罰。
「好,傻傻熊。」

河邊宴會場地,失蹤被找回來的溝六應眾人要求唱起演歌,像是戀愛的前奏。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