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觀

晴雨的天使

 

「蛭魔學長好像完全沒事呢…」

「看吧!只要鍛鍊,就不會覺得辛苦呢!」

是嗎?

若有所思的看著蛭魔離去的方向,真守做了個決定。
蛭魔坐在車的另一邊,打著電腦。

「……」 臭膝蓋果然受不住……

這時,真守走過來替蛭魔包紮。

唉…果然在逞強呀,這男人真是的。

「死管理人,妳在幹嘛?快去照顧那些小鬼啦。」

「我不會離開的…膝蓋不要亂動喔。」我是球隊管理人,照顧隊上的人很應該。

「……」敢命令我?不想活了吧?

蛭魔不管真守的「命令」,不斷的抖動左腳。

「啊!你…你幹嘛啊?別…別亂動啦…!」真是的,怎麼就不好好合作一下?

果然是個愛逞強的傢伙!

終於都到達拉斯維加斯了!

泥門惡魔蝙蝠隊全體成員完成了橫斷美國2000km的死亡行軍!

你們…你們真的很厲害呀……

「現在還沒抵達終點啊!這只是秋季大賽的起點上!」

「現在讓他們好好休息一下嘛!」你自己也快去休息吧!愛逞強的笨蛋!

真守舉起掃帚,擋下蛭魔的子彈。

「嘖!」蛭魔也不管他們了,徑自回房。

「好可怕的斯巴達式的訓練喔…不過讓他完全沒事的體力也很驚人…」鈴音如是道。

「嗯……是啊…」其實他只是在逞強而已。真守收起了後一句。

「啊!我要問他哥哥的事!我想知道哥哥合格了嗎……」鈴音跑出房門,向蛭魔的房間衝去。

聽到鈴音的話,真守不假思索就下禁令。

「啊!鈴音!不行啦!明天…再問他吧。」

「?」鈴音不解。不過也聽從真守的話,明天再問。

真守懂得。

那是…那個男人的尊嚴。

真守也懂得為什麼他要逞強。

作為泥門惡魔蝙蝠隊的關鍵人物,真守很清楚,要是蛭魔也倒下了,會是個多大的麻煩。

栗田肯定是第一個撐不下來的人。一直以來,他都依賴著蛭魔。

然後就是一年級的成員,如瀨那、門太,看著那個強迫他們加入的學長都倒下了,會有多麼的驚慌失措。

然後泥門惡魔蝙蝠隊就會如同一盤散沙般。

好不容易建立的氣勢,若因蛭魔倒下而消失殆盡,那會是多麼的不憤吧!

因此,你才不願意在人前示弱吧。

想到此,真守勾起咀角,會心微笑。

 
「好啦!比賽開始──!」

「今天我們要在這個賭場…幫你賺2千萬圓,讓你能回日本。」

真的有可能做到嗎?雖說蛭魔的頭腦很好……

真守不解的跟著大隊入了賭場。
雪光在一旁負責點算結果。

「先把…大家的結果算一下,目前正好賺了5美元──!」

「離2千萬還有點距離耶…」栗田慌張的說。

究竟我們能不能在賭場裡賺2千萬圓呀?

真守越感疑惑了。
「賭到最後一定是…」

「沒錯…一定是賭場嬴錢。」

「不過如果去玩21點…這就不一定囉。因為可以用『算牌』這種技巧。」

算牌?難道蛭魔……

真守向21點賭區走去。

果然吶!蛭魔在21點賭桌那裡呢……

真守有點無奈,難怪蛭魔這麼篤定能賺到2千萬圓吶。

不過,真的有可能嗎?

真守看著蛭魔認真自信的樣子,漸漸的,漾著笑容,走到蛭魔不遠處,悄悄的替他打氣。

根本不需要懷疑,因為他就是個這麼的人呀。

做事看似衝動、有勇無謀,事實卻是深謀遠慮、穩操勝劵。

她,開始有點明白他了。

她對他,漸漸的改觀了。

「嬴到2千萬啦。」「嗚喔喔喔喔喔喔!」

「這樣就可以把欠債……還清了……!」溝六手拿一壘壘的鈔票,感到很不可思議。

「這只是先借你……你這一生註定要被我壓榨啦!」死老頭快感謝我吧!

「死小鬼!我們現在回日本啦!YA─HA──!」

「蛭魔!」

「嗯?」蛭魔回頭。

「辛苦你了。」真守獻上甜甜的笑容。

 

 

 

這是我重看光速第n次的妄想。

剛好看到了美國特訓篇。

然後就想,真守替蛭魔包紮,到往後的跟隨著蛭魔。

這段心理起伏會是多大的呀!

所以我衝動的開了坑。

大家暫時當作看單篇吧。

至於會不會寫下去,就要看看我有沒有動力了!

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