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禮

伊文

她參加過很多婚禮,說不上喜歡討厭,應該是喜歡的,婚禮儀式總大同小異,但中間人與人互動的趣味總是讓她開心。

她做過無數次伴娘,無數次招待,甚至也拿到無數次捧花。
形式嘛,大家開心就好,真守想著。

『詭異耶!』她看著旁邊的蛭魔,他回她一個:『看什麼!』的表情。
他的好兄弟跟她的好姊妹結婚,兩人義務來客串伴郎伴娘哪裡詭異?

『我以為你不會來當伴郎啊!通常這種可能性比較大不是?』她笑嘻嘻的伸手調整他的領帶。
工作人員拉起布幔,燈光沉了下來,另一頭小舞台的主持人正在跟賓客寒軒,宣布儀式即將開始。
『居然有點緊張呢!』真守與蛭魔站在布幔後,等待儐相進場,真守笑笑,撥撥自己的瀏海。

『我偷偷探頭去看咲蘭。』都什麼時候了,還看。蛭魔心想,但也富饒趣味的看著真守坐立難安的樣子。

在她守拼命墊高腳向前想看新娘等待的同時,卻忘記自己的禮服也是長的極容易絆腳,在她拉著蛭魔的手肘不斷掂高到快要看到咲蘭那刻,鞋頭踩到裙子向前一踏,讓她差點尖叫出聲!
『啊‧‧‧啊‧‧‧啊‧‧‧』她極力要求自己只能無聲尖叫的同時,抓住了蛭魔,他動也不動的任由她不斷拉扯直到自己回復平衡。
『天呀,好險。』穩定下來後,她驚魂未甫的只能吐出這幾個字。『謝謝‧‧‧』
『嗯?』他有點取笑的表情看她一眼,只是她也沒得反抗。
他挽緊了她,像是在提醒她剛剛一陣混亂時,她們已經將手勾在一起。

『待會我們走的時候,妳可以盡量踩到裙子。』他笑道。
『才不要呢!』她回。
『我會抓緊,倒不了的。』瞥見布簾即將拉開,他快速的蹲下,理理她的裙擺。

聽到他的回應以及動作,真守正眼看著蛭魔,眼裡盡是笑意。
他挽著她,很喜歡看她笑,覺得那是生命中最美麗的一道風景。

『不過我還是不要跌倒。』她偷槌了他一拳。

笑的很甜。

* * *

是有些人在這的典禮上總對他們投以目光,實在是身旁的這傢伙,很少參加婚喪喜慶場合,算了,會邀請他的人也不會太多。
不過看他愜意享用著料理,旁若無人的樣子,她多少有點佩服,自己果然還是個普通人,想像如果這種眼光如果是投在自己身上,她會非常不安吧!
『怎麼?覬覦我的魚翅?』蛭魔動動調羹,在桌下輕踢了她一下。
『沒事,我暫離一下。』她笑笑,假意的拿起手機宛如通話中一般向外走去。
他則繼續吃飯喝酒。

『真守姐怎麼這麼久呢?』同桌的鈴音看著服務生又上菜了,對面的座位卻一直空著,好奇的發問。
蛭魔抬眼,看見舞台邊正在準備的道具,嘴角上揚了起來。
『公司的電話吧?最近真守姊姊很忙呢。』瀨那擦擦嘴角,接著道,鈴音也不疑有他。

『各位各位,今天典禮最重要的事情來囉!待會即將來抽新娘子的捧花!待會我們會點名~點到的人要上來一起抽捧花喔!!!』主持人揚起音量道。
『哇呼!好害羞啊!』知道待會一定有份的鈴音跟亞子笑笑。
『哈哈哈,這種事情就沒有男生的份了呢!』雪光放下餐具,看往蛭魔的方向。
『妖一哥剛剛不是還在嗎?』鈴音眨眨大眼,不解在瞬間空掉的座位。

武藏往台下看了一眼,想作弄的對象,還真精。
『真守真的是很保護蛭魔呢。』咲蘭小聲的對武藏咬耳朵,剛剛真守離開座位,她都看在眼底。

『嗨!』他推開玻璃門走進露天陽台,與愜意的躺在躺椅上的女人打招呼。
『嗨!』她語調上揚,心情非常愉悅。『滿天星斗呢。』她將眼神轉回夜空中。
『拿去。』蛭魔將香檳杯遞到她的手中,躺往旁邊的躺椅,搖著自己的香檳,『公事很忙啊?』
『你說呢?』
『百分之百會抽中?』他問,雖說他也知道這種捧花的策略,不給有伴的好友抽中,就顯得沒意思了,大爺他難得光臨,她怎可能會被放過,作弊也會做到被她抽中。
『兩百。』她簡短回答,一口氣喝光了香檳。

『平時你沒一起,我還傻笑一下撐過去~講講對新娘的祝福,今天的話,我簡直不想看他們怎麼玩我們哩!』
她才不想被人起鬨什麼親一下、親一下,求婚、求婚的招式,她看著蛭魔:『今天我們進場已經夠耀眼了,我才不想再讓你被其他女孩子看到呢!』她嘟起嘴,俏皮的說道。
『我還會有其他女人愛?』蛭魔將自己的香檳,塞往她手上,揉揉她的臉頰。
『你當我們還十七啊,說不定你在我們這些輕熟女中是有致命吸引力呢!』她又喝光第二杯香檳。
『喂!~我說有其他女人會覬覦你,你笑那麼開心幹嘛啊!!』真守踢了蛭魔一腳。

嘿,這女人在吃其他女人(而且不見得有)的醋呢,身為男人,他不笑開才怪。

『那妳超蠢,才應該去抽捧花,中他們的計啊!』他將她拉入懷中,長指捲著她今日特別造型過的波浪長髮。
『為什麼?』她瞇起眼看著蛭魔回問。
『那時我就跟大家說妳是我的,我娶妳!』他將唇埋入她的頸間,聞著她甜美的香氣。
反倒是她眉頭一皺,用手指不斷的鑽著他的胸口,直到他回復正確距離看著她。

『我沒那麼傻,反而中你的計。』真守對他扯扯嘴角,故意露出很醜的笑容。

『喂喂!』這女人,越來越難騙。蛭魔心理一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