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街

子心

 

「死女朋友,不要笑的像個傻子一樣。」空出的左手沒有托槍,他伸手戳了那臉上的笑容甜的像是可以滲出蜜的臉頰一記。

出來走走是可以,但她甜的過於甘美,讓他有些後悔這般輕易的妥協,尤其是那身一字領的針織衫讓那白晢的頸子和鎖骨裸露在外,更是該死的大意。

如果眼神可以殺人,大概一路走來已經是屍橫遍野了吧?

他真該持續用運動外套把她緊緊的裹起來,就算今天不用比賽或是練習。

「吶,出來逛街不要板著一張臉嘛!」
看著他一臉陰霾,知道他又再鬧彆扭,雖然不知道原因何在,卻無損她現在的好心情。

「囉唆,誰叫妳不讓我把槍給帶出來。」
出門前,她在他沒來得及拿M16A3就先帶上門,今天特別強硬,說什麼都不讓他把槍帶出門。

「才不要呢!」緊摟著那隻老是跟美式足球和槍械相處的右手,她低著頭有些吃味地小聲的嘟嚷著:「這隻手抓著球和槍的時間,比牽著我的手還久…啊…」

話甫落,眼神就對上了他一臉得意的笑,粉白的小臉瞬間爆紅。

「嘻嘻嘻~死女朋友吃醋啊~」

一掃滿心的陰霾,他笑彎了眼,這小妮子老是不明白,她總有法子讓他的心下雨或放晴,不過他也不急著告訴她就是了……

「還笑還笑,再笑就不買衣服給你了。」嘟著小嘴,她放開了他的手,三步當做兩步跑,在一家服飾店停了下來,朝他做了個鬼臉後旋即鑽進了店家裡。

給他買衣服?他挑了挑眉,沒有細想太多也就跟了上去。
進了店裡,看見她已經揀了兩三件襯衫和T恤在手,看樣子是之前就物色好了。他挨近她身旁,目光短暫地停留在配件區後又若有所思地回到她身上,那誘人的頸線。
「我覺得這件直條紋的襯衫還蠻適合你的……」沒注意到他的心思,她側了側身子,拿著手上的襯衫在他身上比了比,尺寸會不會太小了點?不是很肯定的搖搖頭,她又拿起了大一號的做比較。

他夠高,身型又修長,長年的運動卻稱不上壯碩,其實穿什麼都很搭,但他過於偏愛個人風格總讓她覺得有些浪費。

「死女朋友,幹什麼突然想買我的衣服?」嗯,這條還挺不錯的。他順手勾起了一條海軍藍的領巾,企圖圈住她的頸子,卻被她一手架開。
「呀~別玩啦!」真是的,她現在可是很認真的耶,「送男朋友的衣服,哪需要什麼理由?」

曾經看過他的衣櫃,絕大部分都是黑色系的衣服,問他有沒有除了白色的其他顏色,他把學校的衣服和球衣拿給她看。

在之後的偶爾她會想,就算是沒穿也沒關係,她很想在他衣櫃掛一件螢光橘還螢光綠的衣服,因為他的衣櫃看起來就是黑鴉鴉一片,讓她想在裡頭添盞燈。

但這樣的想法她沒告訴過他,因為他聽完八成會把她往衣櫃裡塞。

不過,重點是,她還蠻喜歡幫他挑衣服的感覺。
有種任她擺布的感覺,還挺新鮮的,她喜孜孜的心想。

又加了件草綠色的背心,她把選好的衣服一股腦兒都往他懷裡塞,「去試穿看看,尺寸大小合不合。」

「妳不會想著待會要怎麼脫掉它吧?」看著手上的衣服,他對她勾起一抹很惡質的笑,很刻意的去曲解她的心思。
「快點進去啦!」就會胡說八道,她羞得把他連同那一串揶揄的笑聲全關進更衣間裡。
好不容易止了笑,他在更衣間內看著一手她為他挑選的衣服,嘴角卻又忍不住上揚了起度。嘖,這些一本正經的衣服她打算讓他什麼時候穿啊?

可是,他愛。
愛極了她為了他,用心的那份心意。

是該獎賞,但也需要再教育。
「蛭魔,你好了嗎?」
數分鐘過去,裡頭沒一點動靜,她在門板的外面問道。

他開了個門縫,勾了勾手示意她過來。

她不疑有他的走近,卻沒料到他挖了個坑等她跳。等她察覺時已經太遲,放在手腕上的力道將她整個人往裡頭帶,不偏不倚就剛好這樣納進他的懷裡。

她想呼聲抗議,卻在聽到他細聲帶笑的話語後止了口。

「剛才的領巾,妳喜歡藍色的還是紅色的?」

這樣的情況很不妙,內心的警報器頻頻作響。
這樣笑聲裡的成份,她很熟悉,尤其是在特定的時候……

「蛭魔,你…你等等…」直到現在她才明白,方才他一連串的行徑的原因何在。

只是,有沒有這麼誇張啊?

如果現在身後的這個人不是她男友,她絕對會放聲尖叫。

「就紅色好了。」見她不答,他就幫她決定。

「你聽人家說話啊……」
「妳好吵。」

大手一閤,他截去了她的話語。

落在她頸窩的濕熱以及而後輕微的酥麻刺痛,讓她差點放聲尖叫。

「討厭,幫你買衣服還這樣戲弄人!」單手提著大包小包,她紅著久久無法消退的雙頰,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快步的行走。

丟臉死了啦!她捂著已經繫上領巾的頸項,在心裡大聲的吶喊。

「哪有?」輕易的追上她的步伐,滿意的看著那條紅領巾,他在耳旁裝無辜的說道。
「哪沒有!」揮舞著手上的紙袋,她羞得只想要拍飛眼前這個不知道恥這個字怎麼寫的傢伙。

只是,他總可以輕而易舉的閃過她每一次的攻擊,這次也不例外。
而且,還包括怎麼樣去安撫她。

「雁屋的香草冰淇淋泡芙……」
「嗯?」

瞧,這不就停下來了?
接過她手上的大包小包,他比了比距離不到十公尺的泡芙店。

「五個?」她試探性的伸手比了比。
「回去後,繼續剛沒做完的,七個。」他扳了扳她纖長的手指,表示表現良好還可以再加碼。

頓了頓,她盯視著眼前笑的邪氣的男人,明知道這其實是一場根本不公平的交易,她還是在美食與理性間做拔河。

「十個。」
不服氣的再加碼,就算吃虧也該扳回一成。
「成交。」
答應的很爽快,因為怎麼樣算都很划算。

其實偶爾陪陪死女朋友出來走走也不錯嘛~

他很難得主動伸手牽了她的手,笑了笑,如此心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