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為愛苦惱

伊文

“Hello,honey.” 這是他習慣電話另一頭傳來她這樣的聲音。
她是個怎樣的女人呢?

蛭魔妖一睜開雙眼,攤開雙手,用數分鐘去感覺床的偌大。

起身,拉開窗簾的縫隙,不出所料。
出門,環顧四週所有的埋伏,幾個他算的一清二楚,好像連快門的音效都在他心中響起。

『今天我跟寶貝啊……』
『有什麼事情我們回家再說吧。我手邊……』他推測應該是想跟他聊天而已,就打斷她的發言。

他認為她是個獨立且聰明賢慧的女人。

進到公司,他聽到此起彼落向他道早的聲音,內含尷尬82%以上。
年輕媒體大亨的家務事,看來誰都有興趣。
以往他會從第一層櫃檯開始巡視,經過每一個部門再進到辦公室,今天居然有種想逃跑的狼狽,直接搭上電梯到最高層。

『我永遠都選不到對的時機打來呢。』她的聲音,不慍不火。
似乎是曾經說過類似:改天帶他們出去走走。
只是食言了。

『啊啊……早呀。』秘書樹里對蛭魔提早進門感到驚訝,立刻收到背後的八卦雜誌,他一清二楚。
蛭魔臉上瞧不出一絲應有的情緒牽動,向內推開霧面玻璃門走進。

『不過有件事情我要現在跟你說。』

他習慣性的倒向大椅,將長腳放上辦公桌。
不驚訝,平靜,都是騙人。

『死女人,這件事妳應該……』他反應不及,口氣像是質問。

『我猜我是最難找到你的人,

Honey,你聽好,這件事情我只是告知你,不是找你討論的。

你非同意不可,

因為我已經決定好了。』

他似乎太常跟她說「妳決定就好。」
蛭魔按下內線告訴樹里:叫武藏過來。
然後,是希望手機有個誰的來電。

蛭魔妖一 姊崎真守 分居釀婚變?
──媒體大亨將付出史上最高贍養費?

武藏看著以隨性的姿勢,還自備維尼靠墊的茶髮小男孩,悠閒的讀著手上和膝上的數份八卦雜誌。

『你的表現可不可以哀傷一點。』武藏忍不住開口,這小子的反應也太不像七歲小孩了。
『原來我爸媽分開會有這麼多人有興趣。』小男孩像武藏舉起手上的雜誌,表情像是“這個漢字我不會唸”一樣普通。

『Honey,寶貝就跟著我吧,

我永遠愛你,只是,你知道的,如果你是我……』

『你爸叫我,我要去見他了。要來嗎?』按掉內線,他開了小冰箱,丟出了無尾熊小餅乾。
『臭老爸愛我吧。』接到小餅乾,小男孩笑嘻嘻的打開,武藏將這種表情解讀為勢在必得。
『是啊,他愛。』
『那幫我跟他說,我跟媽咪永遠愛他。』他媽咪沒說不行,而且怎麼想,他的臭老爸不會不想見他。
『好吧!』小孩子最老實,武藏知道事情一定沒有想像中誇張,樹里剛剛說的“老闆心情看來差到不行”應該是他庸人自擾,啊,去看看他庸人自擾的模樣好了,難得一見。

如果他是她的立場會怎樣?
出差、忙公事、忙公事、 出差,等於消失,或像把家裡當旅館。

答案一定是:Fucking什麼鬼工作。
他怎麼沒想過!?天啊,他居然沒想過!!

武藏與樹里悄悄的打開門,看看蛭魔會不會注意到他們。

『喂!』蛭魔從看似專心思考的抽神表情出聲。
站在門旁的兩人對看一眼,武藏用力的壓下上揚的嘴角,害的剛剛聽武藏說事情不那麼嚴重的樹里也很想偷笑。

『我真的是個很糟糕的男人嗎?』

天要下紅雨了!!蛭魔找人商討事情夠奇怪了,還是商討感情問題啊。

『是啊,超爛的。』既然實情沒很糟糕,他就大發慈悲,讓這位老朋友大徹大悟再迎向美好人生吧!武藏毫不留情的說完,打了個暗號給樹里。
領會到的樹里點頭稱是,『蛭魔先生您真是差勁的天下無雙呢!』

『如果電視冠軍辦差勁丈夫比賽,你應該不只三連霸。』武藏抽起煙,決定一擊斃命,揮手示意樹里先離開,以免蛭魔回神發現她也跟著鞭老闆。

『該死。』蛭魔抬頭咒罵,掃下了樹里剛添上的咖啡。
武藏好像了解到姐崎跟他分居的原因。

姊崎真守是怎樣的好女人,全天下皆知,得到她的男人怎麼可以從不為愛苦惱過。

啊,男人這種情況下會蠢的跟豬一樣,他從這方向去引導應該沒問題吧!
叫兒子來傳話說永遠愛他,可是又跟他分居,就像……就像,機會還有可能存在,延伸猜測就是『喜歡你就來追啊!』這樣子。

效果有出來,蛭魔這個表情,超讚的,為愛困擾的表情。

更聰明的地方在於,他們的生命從高中時代就交織在一起了,想解開或許投胎還有點機會,她算準他不能失去他,哪一方面都是。
她知道他一定辦的到兼顧他們的家庭與工作,只是無法容忍將她的存在視為理所當然。
她溫柔賢慧,但絕對不是愚笨的任勞任怨管家婆。

『笑屁啊你!』蛭魔終於爆發,叫武藏進來不是讓他來吐槽兼嘲笑自己的。
『當然好笑啊!喜歡不會去追喔,沒追過女生就是像你這樣!』覺得自己好像回到高中時代,那種時候才在玩的戀愛追女仔遊戲,這位好哥們現在才要開始。

藕斷絲連 蛭魔妖一與分居妻婚姻舊情復燃?

『拍的真好耶!』維尼抱枕以外, 還有斑馬拖鞋,有個小子已經養成在別人辦公室看八卦雜誌的習慣,『我家附近常常有人跟拍,出門都要穿很帥,不過我都沒被拍到過……』

這小子一年多來的確變的愛漂亮,樂天的態度也有增無減。武藏湊進看他手上的八卦雜誌,的確拍的不錯,這位媒體大亨摟著他的分居妻KISS GOODBYE再送她進家門,以前約會還搶先走在前頭那一臉敝俗的樣子好像從來沒發生過一樣。

『你喜歡你爸媽現在相處情況嗎?』樹里有提過,蛭魔行事作風上沒改變,表情也還好,可是氣氛如沐春風到她上班都想掉雞皮疙瘩。

『喜歡啊!我被媽咪規定不能吃零食就往老爸那裡跑。』男孩拿起加菲貓背包掏出洋芋片,報答老是請他吃東西的武藏叔叔,當然是老爸贊助的來借花獻佛。

『誰管你這個,就不要待會又被醫生挖出一堆蛀牙。』

男孩又突然想到件事情,『叔叔,我跟你說過了嗎?還是你有從我老爸那聽到?』

『什麼事情?』

他故作神秘的嘿嘿笑:『明年我就要有妹妹了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