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cheng

 

她在生命轉彎處遇見一株玫瑰,多刺、孤傲、任性而妖麗。

「死管理人再不出來我要鎖門了。」
「再等一下,快好了。」
「慢死了,下次再讓本大爺等妳就自己回家。」
「嗯,每次都這麼講呢。」
「妳說什麼。」
「我說,讓你等這麼久真是抱歉,還有,謝謝。」
「嘖。」
「喂……」
拉下擾亂她頭髮的大手掌,她抬眼看到他輕笑的表情,目光交會那瞬間,她忽然心悸得彷彿剛喝下了一大杯黑咖啡。

日光中金質閃爍,子夜裡闇影棲息,過於張狂的姿態並不討喜,卻存在著為之奪目的神采。

「蛭魔的手好暖和。」
「呿,會冷還玩什麼水。」
「才不是玩,髒的運動服要先泡肥皂水再洗會比較乾淨。」
「那些衣服放到下禮拜也不會有人幫妳偷洗。」
「放到下禮拜會滋生細菌很不衛生耶。」
「妳笨的太認真了。」
「才不會。」

隱隱約約,將溫柔真心遮掩在層疊的重瓣深處。

『你不也是一樣嗎。』
握緊他因長年練習而粗糙的手,望著他耳際那枚她親手載上,蝕刻著細緻玫瑰花紋的漆黑耳環,為自己能獨占這個認真的美式足球笨蛋感到有些不可思議的驕傲

『你是惡魔,且屬於我。』
這是她永遠無法忘懷的花語,也是她最熱情宣示的沈默告白。

 

黑玫瑰的花語就是黑字加粗的部份,順帶一提藍玫瑰的花語是敦厚善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