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x女

彗櫻亞

 

『男生有攻擊性是因為他們只用下半身思考。是真的嗎?』最京大學有名的第一校花口中喃喃唸著。

『唷!真守姐,你在說甚麼?』炎馬大學的“商標”,啦啦隊主持人-鈴音正式登場。

『鈴...鈴音,我...我沒...沒說甚麼。我...還有事,先走了。』說罷,便匆匆逃去,卻忽略了鈴音頭上可疑的天線和她手中的手提電話。

『咦!怎麼走著走著會回了學校?罷了,先到球場看看吧。』

『蛭魔君,下一場對賊學大學所需要的資料已經整理好了。』栗髮女生站在球場邊線對場中的一抹金黃喊道。

『嗯~死女友,幫我去買香口珠,別買那些含糖份的,0.01%都不可以。』蛭魔邊做著第170次的投球訓練,邊指派新的工作給女友。

『蛭魔君,都說了我不叫那名字。難道你不能好好地叫我一次嗎?』說罷,便踏著較重的步伐離去。

『真是的,明明都已經在一起了,為何還是不肯喚我的名字呢?』低頭,是思考的典型姿勢,但走路時,會成為撞人的必殺技。

『真守同學,你的旋律由平靜的C大調轉成繁複的g#小調了。需要我替你轉調嗎?』被撞人1號-赤羽隼人,再次發表他的音樂偉論。

『噫!赤羽君。不...不用了,我還有事先走了。』旋身而走,卻在5分鐘後又撞到一人。

『可愛的真守,你有事嗎,怎麼走得這麼匆忙?』自命大眾情人的被撞人2號-金剛阿含笑說。

『我要去替蛭魔買些東西。你有沒有想買的東西?我可以順便幫你買。』純真的小綿羊緩緩踏進大灰狼的陷阱。

『不了,不過我想喝你泡的咖啡。這張雁屋泡芙的優惠卷就作為回報,可以嗎?』

『當然沒問題,我待會替你泡吧!』

時光飛逝,轉眼間真守已回到美式足球部部室...〔謎:沒可能那麼快吧!)
『若蛭魔也像阿含君那樣體貼就好了,起碼他會叫我的名字,而非奇形怪狀的別稱。』

『死女友,你這句話我可以理解為你有變心的嫌疑嗎?』耳旁忽然傳來低啞的聲音。

『蛭魔君,練習完畢了嗎?要不要順道替你泡杯咖啡?』

『順道?你還真的被死辮子頭用泡芙誘拐了嗎?』

『甚麼誘拐?這只不過是等價交換,何況只不過是一杯咖啡而已。』

『哦...只不過是一杯咖啡。很好。我想你的腦袋對“男友的專利”這個詞不太認識,就讓我大發慈悲,好好為你這個“萬年第二”補課吧!ya-ha!』隨話尾附上惡質笑容和口頭禪各一。

『蛭魔君,你不要忘記我的身份是“最京大學美式足球部管理人兼經理”,替隊員泡咖啡是正常的動作,不是你所說的“男友的專利”。』

『切,死女友這次怎麼聰明。』

一向是公認為攻方的蛭魔大人被真守天使搶白,當然心裡有點不舒暢,於是在實體化的妖氣襯托下,一個計劃悄然誕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