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婚

伊文

 

『妳是在求婚嗎?我可以勉強下嫁給妳喲。』
帥氣的!金髮的好傢伙說出戲謔的話,然後『啪!』一聲闔上手機,露出無敵調戲的笑容。

寧靜的咖啡廳,所有人都聽見了,偷瞧的,或大方瞧的,大家心裡都想這齣好戲怎麼不是午休人潮洶湧時,大家可以看著樂的時候。
這傢伙不是那種正規的帥哥,帶點混世大魔王的邪氣,灰色襯衫上面帶有細緻的格紋顯得層次,綢面的亮澤讓人覺得灰色只是假仙一下低調,其實衣服的主人巴不得要全場的目光,筆直的西裝褲搭配超尖頭的亮皮皮鞋,淺金色頭髮,炫目的耳環,要不是另一手捲著閱讀中的外文商業雜誌,和調侃眼神上戴的膠框眼鏡,看的出這傢伙還有點氣質,否則被認為皮條客──一點都不奇怪。

是在調戲良家婦女,還是真的在跟對方求婚,等著看,兩人桌上非正式求婚鑽戒,卻還是正點到不行的深藍色寶石對戒,水藍的發亮呀!

調戲眼神對上的栗髮女人,有張讓人想拿槍打死金髮男的美麗臉蛋,只可惜辦不到,因為男子所坐的沙發旁即是一把散彈槍,她看了看藍鑽,眼神漂移,轉向窗外的一片美景,優雅的樹景,葉子緩緩滾落折出優雅的日光,然後落地,日光不刺眼的白,融合她白色綢面襯衫,散發出溫和的光輝,櫻色的窄裙襯托她美好的身材,她一樣搶走全場目光,可是……手段善良點就是了。

誰跟誰求婚啊,搞不清楚狀況耶這男人!等著看好戲的群眾內心為女子怒吼。

然後,連串的手機響鈴,終止這片寂靜。

『您好!藤原先生。』女人如樣貌般優雅甜蜜的口音,向對方打招呼,看來,這個求婚場面可能不了了之了,真令人失望,寧靜的咖啡廳只聽見女人與對方不斷寒喧,咖啡廳裡的人,緩緩的繼續自己稍早進行的事情,周圍又漸漸出現該有的背景音。

『……對呀!真的棒極囉,那對藍鑽。』

……那對藍鑽??!!是哪對?桌上那對嗎?剛剛才出現的各式聲響……沖咖啡、收銀機,馬克杯撞擊聲,又嘎然而止。

『比照片漂亮太多了,我都不會形容了……,這顆藍鑽真的很能代表令尊跟令堂金婚的紀念品,絕對的忠誠跟高貴,剛剛我們老闆看過,他還說這也是您可以考慮跟知子小姐求婚的好禮物呢!』
話語一落,整個咖啡廳除了一個講電話的女子,和一個狠瞪她的金髮男子以外,大家都在──忍笑。
誰笑,會被殺啊……男子手都扣上版機了。
『待會就把對戒送到您那裡囉!……唉呀,真的想考慮送知子小姐的戒指啦!那我會順帶把新的型錄一起帶過去,待會見囉!』然後,她笑吟吟的掛掉電話,打包對戒,看了一眼窗外等候多時的司機跟保鑣,示意該去見客戶交貨了。

優雅的再啜一口紅茶,『老闆大人,公司還有一堆簽呈跟會議在等著您發落喔!』,甜笑,起身。
『我好怕老闆您要是娶了工作,我就孤家寡人一個了呢!』揚長而去。
後,咖啡廳在數秒內淨空,讓那個求婚失敗的連人都沒得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