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裙

傻貓

 

「可怕MAX!」門太連吼帶叫的不知為何被蛭魔掃射至狂奔出門

在蛭魔的殺人目光下,看透原因的武藏帶著笑意知趣的先溜,只是這樣的舉動,卻引燃魔王的地獄惡火,連帶著讓其他可憐的社員在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之前,全被趕給狗追去了…….

「有空看戲就通通給我去跑河堤!!賽伯拉司!!」

其實,說起來只是因為門太一個大屁股,好死不死坐在姊崎披掛在椅子的圍裙上……

若硬要說這個陽剛味十足、汗臭味大男生出入的美式足球社辦有什麼不相稱的東西的話,那大概也就是姊崎那件粉嫩嫩的圍裙了吧……..

就算她現在不在,透過它,他還是可以勾勒出她那甜蜜美好的形象……
總是俐落的把頭髮挽起,穿上圍裙,在身後熟練的打個漂亮的蝴蝶結,接下來就該是社辦的打掃……

不過在此之前通常還有一件事,就是先把咖啡煮上…..

「蛭魔不先喝咖啡的話,脾氣會很不好呢……」

『咖啡重度上癮者』
雖然這被他在行動上表示為無稽之談,但是,卻心裡面難得的沒有太多辯駁

只是放任著一個流程變成了一個默契、一個習慣…..
放任著她越來越好的手藝、養壞他越來越刁的嘴……
同時也放任著自己在這段時間中,恣意的注視著那樣的背影…….

那溫暖到自己捨不得放手的氛圍……
源頭似乎全來自那小小的圍裙………的主人??!???!

「可惡!」
這是想念吧?!
他在想念她了!
她只不過是離開一下,不是?
什麼『咖啡重度上癮者』!!!
該是『死管理人重度上癮者』吧?!

也許自己早就被下藥了!

踹翻了無辜的椅子,蛭魔一邊痛恨自己的牽腸掛肚,一邊覺得自己不能再這樣居於弱勢……
得想辦法,把那個死管理人…..
『拐去最京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