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You Only

那米

 

真守在遇到那次人生重大變革之前,一直都是像母親般守著鄰居瀨那的。

雖然有種被騙上賊船的感覺,不過眼前的泡芙與黑咖啡,甜的苦的協調到某種境界。對他的照顧與關心不是出自於習慣性的偽母愛,每日上映的拌嘴是美式足球社名產。

她的點心是雁屋泡芙,他的零嘴只有無糖口香糖。

四點半,過晚的下午茶時間;蛭魔邊敲著鍵盤邊拿起真守剛煮好的黑咖,牙買加藍山的香氣闖入鼻息之間,一如煮咖啡的人那日突然闖入他的世界。黑咖極其濃郁,但似乎尚欠一味。

他勾勾手指,她會意前往。鍵盤咖啡丟一邊,泡芙最好滾遠點。

依上雙腿,情感真摯流露。

吶吶,只愛你一個唷。

死女人廢話太多。

舌尖靈活蠕進微啟的口,獵捕的動作緩慢的不像平時的惡魔,獵物卻不脫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