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perfect day

WLS

難得的,今天她先他一步起床,看著床上闔眼睡熟的男人,忍不住的不只是紅唇邊淡淡地微笑。
小心翼翼的下床,然後走進廚房。

滴漏的美式咖啡機中水在沸騰,發出了呼嚕的聲響,另一邊,在鍋熱的恰到好處的時候下油,然後拿捏著對的時間把蛋打下去,油在熱鍋中跳動著發出了歡呼,劈啪作響。
將蛋完整的翻到另外一面,漂亮的形狀躍然於眼前。
然後抓緊時間熄火,床上的金髮男人喜歡的是溏心蛋,煎的過熟就會開始嘴刁得挑剔太硬而難以下嚥了,同時也會不遺餘力的抱怨著那杯在眼前的牛奶。
死管理人是想讓我膽固醇過高嗎!
她想起那句,然後笑。
上一次抱怨半天的他,仍舊是把早餐全吃光了,包括那杯牛奶。
我擔心你喝太多咖啡會骨質酥鬆症!
死管理人腦袋壞了才會道聽塗說!

門外傳來了狗吠聲,然後是送報人例行的逃跑聲音。
賽博拉斯仍舊是很有精神呢。
提著飼料到門外去讓賽博拉斯好好吃頓早飯,然後拾起地上約莫十來份的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