騙婚(中)

劍小子

 

洗去一身汗味後,蛭魔拿著乾毛巾隨便亂擦了一下頭髮,一邊往餐桌走去,今天的菜色是西餐,蛭魔覺得偶爾換換口味也不錯,反正他死女朋友做的菜,不會讓他覺得難以下嚥。

將毛巾掛在脖子上,蛭魔抄起桌上的奶油小餐包,咬了一半,味道很香,他的死女朋友果然很會做菜,是時候可以嫁人囉!不過只能嫁給他!

「怎麼不把頭髮吹乾?」無視蛭魔沒等她這個大廚就開動的無禮舉動,真守比較在意的是這個除了美式足球外,對一切都抱持無所謂態度的男人,為什麼不把頭髮弄乾。

「肚子餓了。」這是只是一半的真相,另一半是他想讓她幫忙,以前他就沒有吹頭髮的習慣,是她開始入侵他家之後,才有吹風機這種東西出現的,雖然剛開始的時候他會哇哇叫,不過現在沒有她替自己吹頭反而不習慣,只是為表現出他始終不變的態度,他現在也還是會先隨口說個麻煩什麼的,再任由他的死女朋友替他吹頭。

吹頭,這可是他死女朋友的特權喔!

「那也得把頭髮吹乾啊!真是的,要是老了之後有偏頭痛怎麼辦?」真守拉著將餐包塞進嘴裡的他。

「我還沒有吃夠!!!」慣例性的隨口喊喊。

在她的巧手之下,他的頭髮很快就恢復成以往的面貌,他有點享受這種溫柔的動作,這女人總是能讓他覺得很安心,這也是自己為什麼會想定下來的原因吧?

「暑假也快結束了呢。」真守的聲音在吹風機的作動下,顯得有些小聲,不過蛭魔並沒有漏聽。

「是啊。」之後翹課打工吧?雖然明天就可以去拿禮服了,不過該繳的錢還是得繳完,要不是有威脅手冊,明天想拿禮服還真是在做夢!

「妖一這個暑假都很忙呢。」真守的語氣聽起來有些落寞,蛭魔也聽得出來。

「……」最近自己好像都勤於打工,忽略了他的死女朋友呢。

這個暑假真守其實有邀蛭魔出門走走,不過剛好都碰上了他的打工日,雖然可以曠職,到時候再拿威脅手冊要他們別記他就好,不過他沒有這麼做,大概是第三次之後吧?他的死女朋友就沒再約他了,她是個懂事的好女人,沒有多問,又不吵不鬧的,現在被她這麼一說,他反而有點愧疚。

「喂,死女朋友,把這個星期六空出來吧!」離開學還有兩個禮拜,至少這個周末要陪她一起過!

「咦?」對於蛭魔突如其來的一句話,真守只是發出這個無意義的單音節。

「選好地點啊!」就陪她去她想去的地方吧!

「咦咦?」真守還無法適應這衝擊性的發言。

「你再咦我就把剛剛的話收回!」

「哪有人這樣的啊!你說話要算數喔!」

「……囉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