騙婚(下)

劍小子

 

死老百姓,竟然不讓他請假?!

粉紅色的兔子踢翻一旁的垃圾桶,順便將一個想來和他照相的小鬼給嚇哭。

他現在的心情很糟,威脅手冊都搬出來了,他竟然還敢不讓他請假,是嫌自己命太長就對了,等他賺飽之後,看他怎麼收拾那個死老闆!

剛剛在員工更衣室裡打電話給她,跟她說抱歉他有事離不開,雖然那頭的她說「沒關係,妖一有事要忙也沒辦法啊!」,不過他可以感覺的出她很失望。

兔子不守本分的坐在長椅上,還沒規矩的翹著二郎腿,雖然戴著可愛的兔子頭,但是周遭的氣氛還是黑色的,而且比以往的更加黑暗,讓人根本不想靠近。

「兔子先生心情不好嗎?」是真守的聲音。

蛭魔從兔子裝裡看著認不出自己的真守,原來她想來這裡玩啊?

「其實我被男朋友放鴿子了呢!」真守笑著說。

笨蛋,他也不想這樣啊!

「兔子先生是為什麼煩惱呢?」真守故作開朗的表情讓蛭魔覺得不舒服。

死女朋友,知道這隻兔子是先生,還亂搭訕?蛭魔不爽的轉頭。

「你跟我男朋友很像呢!不過他應該不會做這種工作。」見兔子撇過頭,真守忍不住想起屬於她的惡魔。

誰說不會?想彈她的額頭,不過他想起除了大拇指之外,這隻蠢兔子的手指都是連在一起的,所以說這隻兔子也不能出剪刀囉?

「不過呢,他最近好像在工作,那天他提了一袋東西回家,我沒多問,不過在打掃時不小心掉在地上,結果你知道我看到什麼嗎?」真守故作神秘的說:「是禮服喔!」

嘖,被看到了嗎?

「我有帶來呢,本來想說如果人少的話,可以換給他看。」本來裝作很高興的真守,終於收起了笑容,神情有些寂寞的說:「結果人很少,可是他沒辦法來。」

喔喔,這女人果然是白癡!怎麼在男人面前露出這種可憐的表情啊?!Fucking!!!要是被別人看到怎麼辦?!

兔子站起來,伸手摸摸真守的頭。

「你在安慰我嗎?兔子先生?」真守對兔子溫柔的舉動感到窩心,於是對兔子笑了。

妳這個亂勾引男人的死女朋友!

兔子抓起她的手腕,往員工的更衣走去。

「咦?你要幹嘛?」真守有些緊張的問。

笨蛋,現在才開始提防別人也太晚了吧?

兔子將真守帶到員工更衣室的門口,將她的包包奪過來,然後又用力遞出去,一面還用大拇指比比更衣室,示意要她去把禮服換上。

「不行啦!那是婚紗,只能給我男朋友看!就算兔子先生很可愛,又聽我說話,不過不能穿給你看!」真守急忙拿回自己的包包,然後對著兔子搖頭。

所以說,這女人真的是笨蛋,不能穿就別穿,跟外人講這麼多做什麼?害的他要對自己吃味,這算什麼?真愚蠢。

不敬業的兔子先生不爽的把兔子頭拿下來,見到真守吃驚的表情,蛭魔突然覺得有點愉快,於是對她命令道:「去換!」

「咦?!可是……」不管怎麼說都很害羞啊,要在遊樂園裡穿成這樣,是說她幹嘛自己沒事找事做?

「不是只能給男朋友看?」蛭魔惡質的將真守話裡的敏感字眼挑出來。

「不是這樣說啦,換上這個之後會很難為情……」真守越說越小聲,雖然低下了頭,不過蛭魔可沒忽略掉女友臉上的紅暈。

「快去換。」改掉方才那種命令式的口吻,這次溫柔了一些,粉紅色的兔子手順便替真守開了門。

真守看了看還提著兔子頭的蛭魔,突然覺得眼前的男人很可愛,難得他這麼紳士的為她開了門,如果她不進去的話,應該會被惡魔詛咒吧?

「那我進去了,不可以偷看喔!」真守進去換衣服前俏皮的對蛭魔說。

「……妳這絕對是變相的邀請!」真守關上門之前,蛭魔對著那個在下一秒鐘滿臉通紅關上門的她說。

蛭魔倚著牆,等著真守從裡面出來,他不時看到有死小鬼對他指指點點,然後被蠢父母拖走的畫面,是怎樣?沒見過兔身人面吉祥娃娃在等人啊?

「妖一……」真守的聲音喚回他的意識,只見真守的頭露出門外,不過她看起來好像沒有要出來的意思?

「幹嘛?該不會是泡芙吃太多變胖了,所以拉鍊拉不上去吧?」偶爾會抱著她的蛭魔有那個自信,不會買錯尺寸的自信。

「才不是咧!」真守瞪了那個臉上掛著惡劣笑容的人。

「那就出來啊。」躲在那裡做什麼?

「可是外面有人……」真守小小聲的說。

「我進去的話,妳要有今天沒辦法自己回家的心理準備。」也不想想更衣室是多曖昧的地方?雖然要的話早就在泥門社辦完事了,不過她自己不出來就不能怪他要嚇嚇她了。

「我出來!!!」看著真守驚慌失措的將員工更衣室的門打開,蛭魔忍不住笑了出來。

「禮服很好看嘛!」看著低著頭的真守,蛭魔拐彎抹角的稱讚道。

「謝……謝謝。」早就知道蛭魔有多彆扭,能得到這種讚美也算不錯了?

「換下來吧。」蛭魔刻意將視線移開並說著:「下次,不准妳隨隨便便跟遊樂園裡的吉祥物訴苦。」

看見蛭魔露出不悅的表情,真守突然很想逗逗那隻惡魔,於是問:「妖一,你該不會是在吃兔子先生的醋吧?」

「少囉嗦!蠢女人,快去換衣服!」她那種微妙的表情是怎麼回事?還沒結婚就爬到他頭上了嗎?!

「是是是。」她笑盈盈的打算關上門,卻被蛭魔那隻粉紅色的兔子手給擋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