騙婚(上)

劍小子

 

摩天輪、雲霄飛車、旋轉木馬以及各式各樣的遊樂設施,這是孩子們最喜歡的遊樂園。

在遊樂園當中,受歡迎的吉祥物們拿著汽球,蹦蹦跳跳的踏著歡樂的步伐,為的是讓身在此地的遊客們感染歡樂的氣氛,即使頭很重還是賣力的逗遊客們開心。

唯獨一隻醒目的粉紅色兔子,沒有愉快的晃動,甚至連臉上那可愛的微笑都像是不存在般,周圍瀰漫著黑色的氣息,令人懷疑裡面的傢伙是不是個陰沉的人,話說回來,這種陰陽怪氣的傢伙是怎麼通過面試的?!

其實那隻兔子真的很不爽,他不喜歡那種白癡的動作,他討厭死小鬼在他身邊兜圈子,更討厭無聊的死青少年不知好歹的推他的頭,他們到底知不知道這身兔子裝下面的人是誰啊?!

他可是人見人怕的蛭魔妖一啊!

那麼為什麼他蛭魔妖一會落到如此田地?

他幹嘛傻呼呼的站在這裡,拿著一堆白癡氣球,明明就很想痛扁那些死小鬼跟死青少年,還要忍住不把更衣室裡的槍拿出來掃射?

因為他想籌錢結婚了。

是的,你沒聽錯,他想籌錢結婚了。

其實他大可以去跟他的奴隸們討錢,不需要站在這裡受氣,不過他想他的死女朋友一定不會願意他用那種錢跟她結婚,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像這樣踏實的賺錢讓他覺得很自在,想必他是瘋了。

說到底,他也是被女人給絆住了,紅顏禍水記得嗎?

自從跟死女朋友交往之後,不知不覺得就開始有了些微的改變,這點他自己不得不承認,不過如果是在死女朋友的面前,他是怎麼樣也不會說的!

大概是習慣了她的溫柔,對於他這個總是把眼光放很遠的人來說,他當然知道人總有一天會分離,不是出於自願的也一樣,所以在他發現自己已經沒辦法從這段情感中抽離的時候,他有的第一個念頭就是要把她綁在身邊,因為現在的他學會了害怕寂寞。

說起來,以前自己可能也是因為怕寂寞的關係,所以才不讓任何人入侵自己的世界,並不是討厭被冒犯,而是怕自己會放不下,可是那個笨女人一次又一次的侵犯他的領域,然後自己就在不知不覺中為她留了個位子,真的是大失策,害他現在都不敢想,如果沒有真守在身邊,自己會怎樣。

……

真守咧!他被下了什麼蠱啊?竟然用這種親暱到噁心的方式想她,真該死!

蛭魔撇了一眼離自己很近的時鐘,差不多是遊樂園要關門的時候了,他終於可以暫時卸下這一身愚蠢的兔子裝了。

遊樂園關門後,蛭魔換回黑色的衣褲,從員工的出入口大搖大擺的走出去,現在如果回家的話,就太準時了一點,好像自己迫不急待想見到死女朋友?他這麼想著。

於是他決定先到街上去繞一繞,順便看一下有什麼禮服適合死女朋友好了?是說死女朋友長的勉強算是標緻,怎麼穿應該都好看吧?

蛭魔來到婚紗店的櫥窗前,一邊嚼著口香糖一邊凝視一件白色的婚紗,那件婚紗其實很樸素,除了領口處有幾朵小白花陪襯之外,就沒有其他多餘的裝飾了,喔,錯了,背面還有一個很大的蝴蝶結。

他不討厭這件婚紗,雖然很樸素,但正好可以襯托出他那個死女朋友的氣質,如果太多綴飾,反而會搶走了死女朋友那種優雅的氣質,而且那種華麗的東西和她一點也不相襯!這件禮服真是恰到好處。

蛭魔吹了個泡泡走進婚紗店。

「歡迎回來!」真守聽見開門的聲音,便從廚房走向玄關,迎接那個回家也不會說一聲的男人。

「嗯。」蛭魔脫下鞋子,換上室內拖鞋,他的室內拖鞋換過了,看來是死女朋友替他把本來的那一雙拿去洗了吧?

「肚子餓了嗎?要先吃飯還是先洗澡?」真守跟在蛭魔後面進入客廳,雖然湯還在煮,不過她已經習慣在他回家時問他這個問題了。

「洗澡。」滿身都是汗味,跟兔子為伍的時候,汗臭味就不停的刺激他的嗅覺,他嚴重質疑若是他持續做這份工作,鼻子會不會壞掉。

「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洗澡水已經放好了。」真守對著他微笑,小臉因為猜中了他的想法而洋洋得意的樣子。

「愚蠢。」勾起笑容,蛭魔的長指彈了一下她的額。

「幹嘛這樣說人家啊?」真守嘟起嘴,可愛的模樣讓蛭魔憋了一天的悶氣瞬間煙消雲散。

「妳的湯要燒乾了啦!如果鍋底燒焦我就讓妳喝洗澡水!」蛭魔惡質的笑道,雖然他不會真的這麼做。

「你真的是個惡魔!哪有人要女朋友喝洗澡水的?」真守一邊反駁一邊起身走去廚房。

「妳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我!」蛭魔誇張的笑著,往浴室的方向走去,在他關上浴室的門之前,他還聽到他死女朋友說他笑得太誇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