賞與罰

劍小子

 

蛭魔握了握自己的右手,右手還沒受傷之前,他就一直覺得自己臂力不夠,右手受傷後他儼然變成殘廢,臭右手什麼都不能幹,連挾菜都是問題,現在他的右手復原狀況普通,丟球什麼的算是沒問題,單手伏地挺身也還撐得住,不過他總覺得現在這樣好像不太夠?

「手痛嗎?」真守的聲音讓蛭魔愣了愣,他抬起頭看見她一臉擔憂。

「怎麼可能。」他哪有這麼虛的?

「你該不會是想要做什麼危險的特訓吧?」聽見他的回答,真守還是一副很擔心的模樣。

「沒有啦!」干她屁事啊?

「還說沒有,你是想增加右手的負重吧?」一語道破,讓蛭魔嘖了一聲,不是回答,卻讓她知道她猜中了,於是她又說:「你右手好不容易復原了,不要急著鍛鍊它,跟帝黑的比賽就是幾天之後了,你要是亂來,手承受不住的話怎麼辦?」

「這可是我的右手啊!雖然它曾經斷掉過,不過我的手有可能這麼弱嗎?」蛭魔嗤之以鼻的說著,臭右手臭歸臭,不過終歸是他的手,他這麼強手會弱到哪裡去?

「總之你現在最重要的是要多休息!」真守非常堅持的說。

「妳真的很囉唆!!!死管理人只要好好工作就行了!!!」真是的,他從沒有這麼囉嗦的奴隸!
……好啦,他是有點偏心,所以才會讓她碎碎唸,不過她就不能乖乖聽話做事就好嗎?

「管理人的工作同時也是照顧隊上的所有人,這也包含了隊長!」還頂嘴,真是一點都不聽話的奴隸。

「好好遵守隊長的指示就行了!!!」別想爬到他頭頂上,現在還是他在做主,就算她有資格參與戰術討論、可以對他碎碎唸、可以在場邊打暗號還有真的幫了他很大的忙,也不代表發號施令的人可以換人!

「我有啊,所以我會照顧你。」煩死了!這女人怎麼講不聽?!他又不是死矮子,才不需要她照顧咧!!!

賭氣似的,蛭魔起身,扛起他的幾把愛槍,然後右手支地,在真守面前開始做起了單手伏地挺身。

「都說了不要這樣嘛!」真守慌張的將他拉起來,不讓他再繼續催殘他剛復原的右手。

「我手已經好了!不鍛鍊怎麼會贏?!」蛭魔蹙著眉問:「難道妳忘記自己輸掉了第三問?」

「我沒忘記,只是不希望你傷害到自己,讓自己的夢想沒辦法前進!」真守的聲音大了起來,參雜了一些怒氣一點委屈,讓蛭魔頓時語塞。

「不會有事的。」他向她保證:「我說過,約定是一定要遵守的,所以我不會讓大家在沒有我的情況下,跟帝黑搏鬥的。」

「你要乖乖休息了?」真守輕聲問。

「不可能。」蛭魔露出平時的笑容說:「所以妳必須幫我。」

「什麼?」真守了解他那種笑容背後的意義,那是一種堅定不移又充滿自信的情緒,那樣迷人的情緒,讓真守不自覺的問了這個問題。

「上來。」蛭魔這次是雙手撐的地面,示意要真守坐在他背上。

「咦咦咦?!這樣不好吧?!」真守紅了臉,看著地上的蛭魔。

「隊長的命令。」蛭魔笑著對她說,拿這句話壓她應該就沒問題了吧?

「知道了……」真守難為情的趴在蛭魔身上。

蛭魔覺得自己的體溫上升了,他不清楚是因為很吃力,還是因為背上的人是她,她沒有想像中的輕,卻也沒有非常的重,當他的負重剛剛好,比起硬梆梆的槍械,他比較喜歡背負著她的感覺。

「別掉下去了。」蛭魔的左手扶住背上的真守,一邊分心的提醒道。

「不會很重嗎?」真守說話時,蛭魔感受的耳邊有她的氣息,讓他覺得有點難為情,球隊管理人跟隊長這麼接近彼此,是正常的事嗎?

「喔!重死了!跟背了一隻成年的母獅一樣重啊!」說大象太誇張了,獅子應該好一點吧?

「哪有這麼重啊?」真守不是笨蛋,她輕捶他的背。

「妳少吃泡芙就可以減肥了!!!」其實他有點吃力,不過跟她鬥嘴是他的樂趣,所以就算會得內傷,他也要跟她說說笑笑。

「亂講!我才沒有很重,所以不用戒掉泡芙!」他看不到她的臉,不過聽到她那種有點生氣的語氣,讓他勾起了嘴角。

「我會內傷,妳乖乖啦!」蛭魔刻意蹙眉,露出吃力的神情,他知道她或許看不到他的正面,不過側面是肯定看的到的。

「吶吶,蛭魔,如果我乖乖,聖誕杯大賽結束後,你可以讓大家放個假嗎?」真守撒嬌似的在他耳邊問。

「看妳表現。」現在是怎樣?這是普通隊長跟普通管理員該有的對話嗎?怎麼想都太曖昧了。

「蛭魔。」真守輕輕的喊。

「妳真的很聒噪。」有點無奈這種曖昧的氣氛,卻又不想破壞這種感覺,蛭魔覺得自己應該是中毒了。

「聖誕杯大賽,要贏喔。」真守輕輕的在他的耳邊說,很溫柔,溫柔的就像當時請他千萬不要受傷的那個她。

「我知道。」他說。

他們只是球隊管理人跟隊長的關係,至今還沒有跨越,只是她的對自己的要求漸漸增加,而那些要求無疑都是他前進的動力之一,不知為什麼,此時他腦中想到的不是自己習慣吃的嗆辣無糖口香糖,也不是苦澀的黑咖啡,而是她喜歡吃的甜膩泡芙。

喜歡一個人的感覺就像這樣吧?

「等一下,去雁屋吧?」蛭魔開口。

「咦?你不是不喜歡甜食?」真守的聲音有些驚訝,這讓他莞爾。

「論功行賞,有罰也會有賞。」他回答。

「所以是要給我獎勵?」真守的聲音轉變成雀躍。

「只有這麼一次,死管理員不聽話的話,我也會罰妳的!!!」至於要罰什麼呢?他還要再想想。

「你才沒機會罰我呢!」充滿自信和笑意的回答,讓他有點懊惱,已經被她吃定了嗎?

「哼哼,我們走著瞧囉。」他可是蛭魔妖一啊!要偽造罰她的理由還不簡單?

 

插曲:

我走回社辦想拿回忘記帶走的JUMP,沒有JUMP人生就顯得乏味不堪了,只是我才走近社辦,就聽見蛭魔那恐怖的傢伙一邊喘息一邊說話的聲音,跟他對話的好像是姊崎,果然是有一腿吧!!!

本來我是想偷看一下的,不過蛭魔實在是太恐怖了,就算他不是學長我也不敢對他怎麼樣,就說那個被姊崎撕掉的信,肯定是蛭魔寫的情書!!!

根本就是幌子,什麼人員更換指示書,再騙嘛!

我哼了哼,決定去便利商店買一本新的,那種狂放閃光的地方,我才不要進去咧!

於是我好心的轉身,雙手插進口袋裡默默走開,我想明天就把這件事告訴玲音好了。

 

 

有在運動的人就知道,一邊說話一邊運動其實亂不健康的,尤其是伏地挺身,要是岔氣的話真的會得內傷,人家蛭魔葛格可是有練過的,小朋友不要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