賞月(中)

劍小子

 

「妖一?」剛剛去他班上沒見到他,於是轉往重量訓練室,在這裡找到了她要找的人。

「中午了?」他有點餓了,應該是沒猜錯。

「今天又翹課了。」在這裡找到他,那就不需要用疑問句了。

「我餓了。」不客氣的伸手討飯,蛭魔沒回答。

「不要在這裡吃啦!」將蛭魔拉起,真守拖著蛭魔到學生餐廳去。

坐在學生餐廳裡,蛭魔接下真守的遞過來的便當,然後聽著真守說著生活上瑣碎的小事情,偶爾他會吐槽她一下,不過大部分的時候他只有當聽眾。

「姐崎同學?」有人來攪局囉?

「啊,山田同學。」真守有禮貌的對來人微笑。

蛭魔則是毫無反應的繼續吃他的便當,就說,雖然他是她的男朋友,不過只有少部分的人知道,他也懶的大肆宣揚,不過直接打擾他,他可不能坐視不管,只是,在死女朋友面前,他還是稍微安分一點好了?

「那個,今天晚上,不知道妳有沒有空呢?」山田紅著臉,神情靦腆的問。

蛭魔壓下想翻桌的衝動。

「咦?」看了一眼坐在對面的惡魔反應,好像很乖,那麼就可以繼續這個話題沒關係了。

「啊,請別誤會!我只是想邀姐崎同學一起賞月而已!絕對沒有不良企圖!」山田慌忙的解釋。

「……」沒聽過什麼叫越描越黑嗎?死靦腆的!

「那個……我……」雖然蛭魔說不要和她一起賞月,不過在自己男朋友面前答應其他男生好像不太好,而且她也不想跟蛭魔以外的男生去賞月。

「有什麼關係?姐崎同學不是也說過想賞月嗎?這樣正好啊!」蛭魔打斷真守的思緒,將便當盒的蓋子蓋上。

「真的嗎?姐崎同學?」山田聽見蛭魔的話後眼睛閃閃發亮。

「喔,是真的喔。」蛭魔聳聳肩替真守回答。

「喂,等等!為什麼你要替我回答啊?」瞪視那個一臉無所謂的惡魔,卻沒從他的表情裡發現什麼,不過要是真的發現什麼,那他肯定不是蛭魔!

「因為妳之前提過啊。」雙手一攤,蛭魔擺出不知道真守在氣什麼的臉,她好像忘記他很會演戲了喔。

「我不是這個意思!」真守實在搞不懂那個男人在想什麼!哪有人把自己女朋友往外推的?!

「啊,姐崎同學也想賞月真是太好了呢!我還擔心妳已經有約了!」山田邊說邊不好意思的搔搔頭。

「我要先走了。」將便當盒留在原處,蛭魔雙手插在口袋裡起身離去。

「等等!蛭魔妖一!」真守本來想追上去,不過卻被山田給拉住了。

「姐崎同學請等等,教授說要給我雁屋的泡芙,我先冰在冰箱裡了,晚上九點,我們頂樓見。」山田笑著自顧自的說完就自己走了,連讓真守拒絕的時間都不給。

「真是的!我不管了!」氣惱他這樣把自己丟給別人,真守賭氣的決定要和山田同學去賞月,反正他都那樣說了!

明天的便當她要做滿滿的玉子蛋,連白飯也不要給他好了,就這樣甜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