賞月(下)

劍小子

 

「啊!姐崎這邊!」真守一踏上頂樓便看到山田愉快的朝她招手。

「不好意思久等了。」真守附上一個禮貌性的微笑。

「快來吃泡芙吧!」山田的臉上堆滿笑容遞上雁屋的盒子。

「嗯,謝謝。」看到雁屋的盒子,她卻高興不起來。

雖然賭氣的沒去他家找他,雖然賭氣的決定要來,但是她現在的心情真的好不起來,他不想陪她賞櫻沒關係,她知道他不喜歡人擠人,他說他不要賞月也沒關係,就算讓她窩在他的住處,打開窗戶也是另一種賞月啊!

她並不想奢求什麼,雖然期待落空很難受,可是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其實做什麼都沒關係,可是他幹嘛像這樣硬把她塞給別人呢?

真守越想越覺得委屈。

「啊,姐崎同學不喜歡泡芙嗎?!」山田見真守一臉委屈,於是手忙腳亂的安慰說:「如果不喜歡就把它丟掉吧!我不知道姐崎同學這麼討厭泡芙……」

不喜歡就丟掉嗎?那又愛又恨該怎麼辦呢?

「沒有啦,剛剛想到不愉快的事了,謝謝你的泡芙。」真守扯開笑容對慌慌張張的山田說。

「是這樣嗎?我還以為姐崎同學不喜歡泡芙呢!」山田鬆了一口氣的模樣讓真守忍不住笑了。

如果那傢伙也能為她這麼緊張就好了吶。

「一起吃吧!」真守將泡芙的盒子打開,一張紙從裡面滑了出來。

真守毫不遲疑的拾起掉在地上的紙,那潦草又猖狂的字跡卻讓她頓住。
TO:死女朋友
快點過來找我!
晚了我就走了!
真是的!這樣寫誰知道要去哪裡啊!?

「很抱歉,我突然想到有事要先走了。」雖然對山田感到很抱歉,不過她還是想去找他,果然是放不下嗎?

「這樣啊,雖然很可惜,不過也沒辦法。」山田苦笑。

「這個……」真守拿著雁屋的泡芙,想要還回去。

「沒關係,妳還是收下吧?」山田笑著拒絕:「我其實不太吃甜食。」

「那就不好意思了。」真守向他行了個禮。

「沒關係,別這麼客氣,妳快走吧?」山田始終保持著紳士的笑容。

「謝謝,再見。」真守轉身跑開,在到達樓梯口的時候,山田突然喚道。

「姐崎!那個!不知道妳有沒有男朋友?!」雖然時間很緊迫,但山田還是決定告白。

「不好意思,我有喲。」真守露出幸福的笑容,在月光使的她的笑容更加美麗動人。

「這樣就沒辦法了呢。」看著真守離開的身影,山田喃喃說道。

啊啊,告白失敗!

「嘻嘻嘻,慢死了!死女朋友!」蛭魔坐在頂樓的地上,見到真守氣喘吁吁的跑來後,開口的第一句話還是數落。

「誰叫你寫的不明不白的!」這都要怪他!寫成那樣,除了她之外大概沒人看得懂吧!她能這麼聰明的找到這裡,他就該讚美她了!

「是妳自己說這裡視野好,又不是我說的。」現在才想到果然還是太笨了,自己喜歡的地方都找不到,現在還怪他?她不是很喜歡跟他有默契嗎?怎麼偏偏這種時候就沒默契?

「誰知道你會出現在哪裡啊!」真是的!幹嘛讓她這麼生氣!蛭魔妖一是笨蛋!笨蛋!笨蛋!!!

「行了行了,坐下!」拍拍自己旁邊的位置,他早就在那裡墊了一塊布在等她坐下了。

「要約我就好好的約嘛!幹嘛這樣約?」不知道為什麼,看到他這樣的舉動,自己就生氣不起來了,真是奸詐的男人,老是讓她心情起伏這麼大!

「我是好好的約啊。」雙手一攤。

「這樣的約法一點都不正常!」哪有人會把紙放在泡芙盒子裡,還寫莫名其妙的留言?!

「妳不覺得很像嗎?」他笑,有點戲謔,有點溫柔。

「什麼?」沒頭沒腦的說什麼呢?

蛭魔輕輕將真守拉進懷裡,這裡沒有人呢,他可以撒嬌喔。

「嫦娥奔月啊!」他答道。

「嫦娥奔月?」她愣。

「傳說,有個男人很上進,他在教授身邊半工半讀,教授也非常疼愛那個男人,有天,某個金色的兔子到了學校裡,將一盒雁屋的泡芙交給教授,並告訴教授這是要賜給男人的,於是那天男人得到了雁屋的泡芙,決心跟暗戀已久女孩告白。」他自己越說越覺得好笑,就像一休的口頭禪一樣,真是見鬼了!

「所以又是你在搞鬼?」聽到這裡真守已經知道抱著自己的傢伙一定又惡作劇了。

「誰知道呢?」他戲謔的笑道:「兔子只是在盒子裡放了一點誘惑,沒想到嫦娥就自己奔向月亮來找兔子了!」

「你啊,真的很討厭。」將頭靠在他的胸口,她覺得自己的心情又好了起來,兔子會放餌在盒子裡,代表他其實也想見到嫦娥吧?她應該可以這麼想。

「笑什麼?」吸著她身上的味道,只有他能聞。

「沒什麼。」這樣也很好不是嗎?她彆扭的惡魔先生?

最後啊,天使還是擋不住惡魔的誘惑,決定跟惡魔先生繼續這樣生活了呢!

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