賞月(上)

劍小子

 

兔子、太陽和月亮?

翻頁。

牛、喜鵲還有銀河?

真無聊。

蛭魔將書丟到一邊,他真是蠢了才會去翻那本什麼《中國傳說故事》,還什麼人死後變成蝴蝶呢!真無聊!

是說最近在大學裡面有個不知好歹的傢伙在追求他家的死女朋友喔,雖然他們的戀情沒公開,他也覺得有沒有公開都無所謂,不過想到那個死女朋友呆呆的給人家牽著鼻子走,他就滿肚子不爽!

「妖一,我差不多該回家囉。」真守在洗完碗筷後將頭探進客廳。

「喔。」蛭魔從塌塌米上起身,順手拿起《中國傳說故事》。

「其實你可以不用送我回家的。」真守看著把書遞給她的蛭魔。

「我哪是要送妳回家,我只是要去散步。」將雙手插進口袋裡,蛭魔逕自往玄關走去。

真守笑了,真是很彆扭的溫柔不是嗎?

他們並沒有同居,真守認為還沒結婚就同居不太妥,蛭魔則是覺得他們這樣也很好,所以沒執意要同居,不過真守總會擔心那個不會照顧自己的男人有沒有吃東西、有沒有好好休息或是家裡是不是又一團亂了,所以她每天都還是會到蛭魔的住處,至少替他準備一頓營養的晚餐,順便收拾一下房子,如果不用去學校的話,她也會在他家窩上一天,不過他們兩人都有一個默契在,那就是一定不會在蛭魔家留宿。

自從養成到蛭魔家的習慣之後,蛭魔就都會在真守要回家的時應一聲,然後起身送她回家,只是根據他自己的說法是,那不過是他的散步路線,不要往她自己臉上貼金。

真守也不想戳破這男人的溫柔,要是時常說他溫柔什麼的,這傢伙可能會惱羞成怒吧?

蛭魔和真守並肩走入夜色之中,他們沒有像一般的情侶一樣手牽手,因為蛭魔不喜歡被別人看到他竟然會做出這種事,而真守也沒想過要改變他,反正某惡魔在家裡的時候偶爾會撒嬌似的抱著她,把頭放在她肩膀上休息,雖然真的是很偶爾,不過這代表他真的很像日本的傳統男性,在外面不稱讚自己妻子什麼的,可是在家裡會的話,她也沒什麼好抱怨的,反正她早就知道他不擅長表達自己的情感了。

「啊,快滿月了呢。」真守抬頭,恰巧看見逐漸變圓的月亮,前幾天還是凹進去的,現在已經快圓了呢!

「月亮不會圓,我看地球也要毀滅了!」身旁的男人煞風景的說。

「吶,妖一,月圓時我們一起賞月吧?」早就習慣他沒有浪漫細胞了,真守沒有理會蛭魔那以科學化角度破壞氣氛的話。

「不要。」一口回絕。

「為什麼?你不賞櫻就算了,賞月也拒絕嗎?」雖然早就猜到他會拒絕了,不過真守難免會覺得失落。

「對,我拒絕。」蛭魔用一慣的口吻回絕真守的邀約。

真守嘆了一口氣,決定放棄跟這個男人討論這種問題,他啊,可不是這麼容易就改變心意的!

「……喂。」察覺女友的心情好像不太好,蛭魔將放在口袋裡的左手伸出來,接著他快步向前幾步後,讓左手放稍稍往後伸一點。

真守開心的向前走去,右手很自然的握住他的左手,難得他要牽她,不可以放過這個好機會喔!

「……再笑我就放手。」蛭魔一臉不悅的撇過頭,耳根倒是洩漏了主人其實在害羞的這個小秘密。

「不要啦,偶爾這樣也很好不是嗎?」怕他真的放手,真守收起幸福的笑容,雙手都握住他的大掌小小聲的說。

「哼。」撇了一眼又開始偷笑的真守,蛭魔發覺原來幸福也可以很簡單。

不,是他的死女朋友太容易滿足了,現在這種女孩真是不好找囉。

「今天不要又熬夜囉。」在到家門口之前的最後一個轉角,真守交代走在比她前面一點點的蛭魔,雖然他不見得會聽。

「再說。」已經到家門口了呢,真快。

「那明天見。」雖然在這種時候,普通情侶都會來個吻別什麼的,不過她家的惡魔大人可是不會有這種舉動的。

「嗯。」應了一聲,蛭魔看著真守走進家門。

他轉身踏上回家的路,啊啊,手空空的,有點孤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