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戀愛智商會降低!蛭魔篇(上)

劍小子

 

05:15

他按下鬧鐘坐了起來,有些煩躁的搔搔頭,離開被窩往浴室走去。

05:25

他換上制服,走進浴室照著鏡子將自己的金髮用髮膠抓高。

05:28

抓好頭髮的蛭魔,看見自己眾多手機中那隻被他刻意放在床頭的那個,發出了規律的震動,於是他抄起手機,看著手機的螢幕,是一封新訊息。

他熟練的操作,然後看見熟悉的名字在螢幕上出現。

FROM 姊崎
TITLE 起床了嗎?
我想你應該已經起來了,到學校的路上記得買早餐,不要老是嫌麻煩就不吃早餐,這樣會變笨喔!

笨她個頭,雖然很多人都說沒吃早餐會變笨,不過也有醫學報告指出吃早餐對身體不好,如果真的要吃早上只能吃水果,都是些狗屁。

蛭魔的拇指飛快的按了幾個按鍵,然後按下傳送確認。

05:38

東摸摸西摸摸之後,他終於拿起掛在椅背上的制服外套,順便把他那可稱為四次元百寶袋的包包甩到肩上,然後邁開步伐走出家門,只是在他要關上門的瞬間又像是想起了什麼,於是便讓大門敞開,自己走回那間凌亂的屋內。

他從冰箱裡摸出一盒雁屋的盒子,然後長腿一踹,關上冰箱的門,大搖大擺的踏出家門。

05:40
……關上門之後才想起自己忘了拿鑰匙。

他記得拿死女朋友愛吃的糖塊,卻首次忘了拿自己家門的鑰匙,這是不是在呼應某些去死團團員說的,談戀愛智商會降低的謠言?

05:41

某人無視自己沒帶鑰匙的事實,轉身離開住處,往泥門高中的方向前進。

06:15

他踏進便利商店裡,拿了一罐黑咖啡,還有一包無糖口香糖後,本來要直接去結帳的他,卻在想起自己口袋中那個比較特別的手機裡,有某個笨女人的提醒,於是他又轉身從架上抄起一粒飯糰。

06:35

踏入泥門高中,那個本來該是乖寶寶資優生與地下黑名單的他井水不犯河水,或說是對立情況的戰場,只是這些都是過去,在去年她被陷阱捉住後,情況已經變成,惡魔折斷了天使的翅膀,逼的天使只能留在他身邊,是說,這些都只是泥門高中的傳說故事而已。

06:39

雖然三年級已經沒有社團活動了,不過誰也管不住他,因此除了不能比賽之外,他還是泥門惡魔蝙蝠隊的地下隊長,什麼瀨那的不過是個掛名的傢伙。

所以他還是老樣子,拿著社辦的鑰匙,將鎖打開後踹開門,然後把他的包包丟向他的老位置,接著把手上的紙盒冰進冰箱去。

06:42

蛭魔一邊啃著飯糰一邊拿下元氣骨頭,他的臉上浮出惡作劇的笑容,然後動手把袋子裡的骨頭捏碎,灑在所有球員們的球衣上。

他想晨練的時候,把塞柏拉斯放開時的場面,一定很好笑,那些一年級的小鬼頭都還沒見識過地獄看門犬的威力!

如果死矮子有一天會超越四秒二的極限,那麼功勞肯定也是塞柏拉斯的,當初把那隻死狗拿來當棋子用,果然是做對了。

06:45

蛭魔剛結束他的惡作劇,正準備要把元氣骨頭放回原處的時候,社辦的門被打開了,進來的不是死胖子或死胖子二世,當然也不是死矮子,他不用回頭就知道來者是誰了。

「早,你果然在這裡,今天要進教室上課喔!」真守關上社辦的門,一邊向著把餅乾放回原處的蛭魔說。

「我哪天沒進教室了?」撇撇嘴,蛭魔把元氣骨頭又拿了下來。

「你要去餵塞柏拉斯?」見他拿著元氣骨頭,真守困惑的問。

「那是妳的工作啊。」甩了甩拿在手上的寵物飼料袋。

06:48

真守餵完兩隻隸屬於惡魔蝙蝠隊的小動物之後,泡了兩杯咖啡,一杯加了奶精和糖,另一杯是不含任何雜色的黑咖啡。

一年級的學弟們,還有二年級的主將也都陸陸續續的走進社辦,完全不意外這兩個三年級的學長姊會窩在社辦裡,雖說某學姊是風紀委員,不過不要小看他們這些一年級的,他們對於八卦也是很清楚的!

「蛭魔學長,今天也要麻煩你了。」現役主將,在換上21號上衣後,對那個去年領著大家打進聖誕杯大賽的最大功臣前輩說。

「嗯。」不麻煩,不麻煩,這可是他的餘興節目啊!

「不要欺負瀨那喔。」在瀨那步出社辦後,某位媽媽級人物的少女,小小聲的在大魔王耳邊說。

「……誰理妳。」大魔王臉色先是一臉大便的看了一下,隨後立刻換上惡質的笑容。

早就是知道他的死女朋友會這麼說了,死矮子衣服上的粉末是其他人的三倍,我們就來看看今天他能不能突破四秒二!

「蛭魔?!」看見他起身,真守趕緊跟上前去。

06:55

「為什麼塞柏拉斯只追我啊啊啊啊啊啊???!!!」某個可憐的跑衛以四秒二的速度在場上奔馳。

「瀨那,是時候突破四秒二了MAX!!!」某猴子接球員滿腔熱血的慫恿快掛點的主將。

「啊哈哈,如果是我應該可以追得上吧?」某白癡撥撥頭髮。

「根本不可能!!!」某三兄弟有默契的同時吐槽。

「蛭魔!你到底幹了什麼?!」某溫柔的學姊爆走。

「什麼也沒啊!」某囂張的金髮惡魔誇張的笑著。

「我覺得,這根本不是我們的世界……」某一年級的學弟看著美式足球社的學長們有感而發。

「我們同意……」美式足球社全體一年級生小聲的附和,無奈某大魔王的雷達靈敏度高的不像話。

「誰叫你們休息了!!!」掏槍掃射。

「嗚喔喔喔喔!!!」

「蛭魔!!!」

泥門高中的早晨,異常熱鬧。

07:40

「蛭魔,再五分鐘之後就讓他們回來吧,已經快上課了。」真守點點蛭魔的肩頭。

「雖然妳三年級了,不過妳還是得為我工作,叫他們去上課是妳的工作吧?」他挑眉。

「我們今天要教新的風紀委員一些事情,所以我必須先走,因為要討論下午誰要帶哪個學弟妹。」真守見蛭魔沒說話又繼續說:「所以下午我也沒辦法準時過來。」

「喔。」他點點頭。

三年級了,很多事情都要交接,他是閒閒沒事幹,校長和教職員也管不動他,所以他才能時常往美式足球社跑,說起來她也沒必要再天天這麼早過來了,畢竟嚴格說起來他們倆都不是美式足球社的社員了。

「喂。」蛭魔喚道。

「嗯?」真守立刻回應。

「下午三點三十五分要給我滾過來!」這是命令句。

「我盡量。」她對他微笑。

「一定要!」他霸道不講理的說。

「不要強人所難啦!」笑著拍拍他的背。

……這女人,雖然從以前就不特別怕他,不過最近好像越來越超過囉!

「對了,你的便當我放在桌上了,離開的時候記得拿。」離開前真守回過頭對蛭魔交代道。

「喔。」他的視線停留在操場上的死小鬼們身上。

「那我走了。」真守朝他微笑,然後看見某人不自在的撇過臉。

「快滾!」

12:15

蛭魔打開便當盒的瞬間傻了眼,他的便當今天很幼稚,四隻小香腸做的章魚,還有一個有醜醜圖案的蛋包飯,那個尖耳是怎麼回事?該不會是他的畫像吧?

吃了一口,味道一樣很好,他就勉強無視那個醜圖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