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戀愛智商會降低!真守篇(下)

劍小子

 

18:25

蛭魔走在前面,真守走在後面,後面的人雖然有意追上,卻又猶豫著到底該不該上前,因為她知道前面的那個人在生氣。

「蛭魔……」她試探性的叫喚,希望前面的人能有所回應,卻遲遲等不到他回應。

「……幹嘛?」就在她以為他不會理她的時候,前面的人悶悶的問道。

「那個……我有問題要問你。」她決定了,今天一定要釐清他們之間的關係,如果蛭魔根本就不喜歡她,那麼也沒必要硬把他留在自己身邊,畢竟她不是為了要讓他不開心所以才和他在一起的。

於是,在她看見蛭魔還是沒有回頭後,她伸手輕輕拉住蛭魔的衣襬。

「嗯?」他果然有反應了,她咬著下嘴唇,思考著接下來該說什麼,才會讓他反應不及。

「十碼等於幾公尺?」最後她決定用這個題目一決勝負。

真守看著他挑起眉,於是她踮起腳尖,輕輕的在他的唇上碰了一下,然後立刻離開等著看他的反應。

「妳搞什麼鬼啊?!」蛭魔大聲的喊道。

「謝謝你蛭魔,我想,我們還是分手吧。」真守用自己最平靜的語氣說,果然,蛭魔生氣了呢,他其實不喜歡她吧?那麼何必勉強呢?

「妳在說什麼?」蛭魔的聲音明顯的有著不悅,難道是因為不是他主宰著一切,所以感到不愉快嗎?可是這種劇本她已經走不下去了。

「我是在想,蛭魔君如果不喜歡我,不必勉強自己跟我在一起。」她苦笑著說,雖然自己是喜歡他,不過感情這種事情,只要有一個人沒感覺了,那麼雙方都會感到痛苦,與其讓兩個人都不舒服,還不如讓她一個人擔下來就好。

「誰說我不喜歡的?」蛭魔臉部表情難得失控。

「是我先在生氣的情況下說出喜歡你的,現在又……」是她先在盛怒之下說出了”我怎麼會喜歡上你這種人”這樣的話,反觀蛭魔則是好像有或沒有都無所謂的樣子,也從不曾聽說過他喜歡自己。

正當她這樣想著的時候,蛭魔一把把她拉進自己懷裡,身體的肌肉有些僵硬,可是真守可以感受到他彆扭的溫柔,頭上傳來微疼的感覺,接著感覺到蛭魔的下巴靠在自己的頭上,她想推開這份溫柔,因為她怕自己會沒辦法抽離,可是不敵他的力道,於是她納悶的開口喚了聲他的姓氏。

「傻瓜!」頭頂上傳來蛭魔的聲音。

「嗄?」不明白他為何會有此一說。

「說妳傻!幹嘛做奇怪的猜測?如果我不喜歡妳,會和妳在一起?」他的口氣聽起來像是在生氣,不過真守驚訝的從那個口吻裡,發現了被隱藏起的溫和和依戀。

「可是……」她想說,如果不說出口的話,自己怎麼會知道他在想什麼,每次都是她在緊張,每次都是她想更進一步,這樣不是很不公平嗎?!

不過她還沒來得及說,就已經被他給打斷了。

「聽我說。」蛭魔用難得誠懇的語氣說著,身體比剛才更加僵硬了一些,他有點艱難的開口說:「我不太擅長表達自己的感情,而且覺得妳很了解我,所以才什麼都沒說,如果感到不安的話,就跟我說,不要自己瞎猜。」

所以說,他是在緊張嗎?原來他也需要著自己嗎?如果什麼都可以說出口,那麼以後的路會平順很多吧?

「那,關於我們之間沒有更進一步的事呢?」說完這句話之後她意識到這如同是變相的邀請而感到害臊,卻又期待聽見他的答案。

「我是怕我們進展太快會嚇到妳。」蛭魔振振有詞,將過錯推給真守。

「如果我不怕呢?」她笑了,她大致了解這傢伙只是鬧彆扭了,既然把錯推給她了,那她就來除錯吧!

「那是再好不過的了。」蛭魔故意的在她耳邊吹氣說:「順便回答妳剛才的問題,答案是9.1440183公尺。」

她還來不及反應,蛭魔已經拖起她的下巴,在她唇上落下一個深深的吻。

真守沉浸在那個吻之前,她看見了惡魔有史以來最溫柔,也最英俊的神情,原來惡魔也可以有這樣的神情。

後續:

「我忘了帶鑰匙,今天住妳家吧!」蛭魔邪笑著說,他眼前的人兒還滿臉通紅。

「不行!!!」真守立刻拒絕。

蛭魔笑的誇張,其實他也只是說著玩的。

忽地,真守主動牽上他的手,他又瞬間僵硬,而且他看到天使臉上浮出惡作劇的笑容。

「我們可以找鎖匠一起去你家。」真守頑皮的笑著說。

「哼。」蛭魔鬧彆扭似的撇過頭不看她。

這次,他沒放手,雖然還是覺得不自在,不過他會慢慢學著習慣,習慣牽著人,習慣抱著人,習慣親吻人,習慣所有有她的生活,可是只限定一個人,就是姊崎真守,喔,忘了說,以後就是蛭魔真守囉!!!

 

 

 

 

嘛…大家好像都認為蛭魔君會很主動,不過我覺得依照他那種連讚美都是踢人的彆扭個性

恐怕不是這麼容易低。(攤手)
而且一直都是一個人的蛭魔君說不定會不習慣別人的觸碰啊關心啊不拉不拉不拉的

所以說啊,這大概就是我眼中的初吻狀況了,真是辛苦了真守姊姊

妳要多多關照這個彆扭的小孩啊!
然後是關於名稱,其實我不太會命名啦!
所以這個名字只是單純的說蛭魔君忘了帶鑰匙很蠢,然後姊崎覺得掃把可以跟槍枝對抗很呆這樣。(大誤)
總之我補完了。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