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戀愛智商會降低!真守篇(上)

劍小子

 

06:45

真守站在泥門美式足球社的社辦外,她不急著把鑰匙拿出來,因為她非常清楚,裡面已經有人了。

她輕輕開啟社辦的門,不意外的看見金髮的少年在裡面,只是他的舉動有點詭異,怎麼會拿著元氣骨頭呢?
「早,你果然在這裡,今天要進教室上課喔!」她關上社辦的門一面對著不知為何拿著元氣骨頭的蛭魔說,雖然他最近很安分,都有進教室上課,不過他可是前科很多的!

「我哪天沒進教室了?」蛭魔立刻反駁,一邊把元氣骨頭給拿了下來。

「你要去餵塞柏拉斯?」雖說塞柏拉斯在名義上是蛭魔的狗,不過真守還真沒見過他去餵塞柏拉斯,除非是要讓塞柏拉斯追人之類的,否則他是很少會拿著元氣骨頭的。

「那是妳的工作啊。」蛭魔甩了甩拿在手上的寵物飼料袋,這個舉動讓真守勾起一抹溫柔的笑容。

蛭魔偶爾也像個小孩一樣會做出這種動作嘛。

06:46

真守將飼料倒進兩隻小動物的碗裡,不經意的想起狗兒都會像主人的這句話,於是她花了一點點的時間仔細的看了看塞柏拉斯,而塞柏拉斯好像也感受到她的視線,於是那隻驕傲又聰明的狗兒將自己的碗撥往另一邊,屁股朝著真守繼續吃牠的早飯。

塞柏拉斯的舉動讓真守失笑,真的有那麼一點點像呢。

06:46

進了社辦的真守看見垃圾桶裡有著飯糰的包裝,可是卻沒有黑咖啡的罐子,於是有些開心蛭魔終於把她說的話給聽進去了,沒有空腹喝黑咖啡,也沒有一大早就喝冰的,這樣是不是該獎勵他一下呢?

思及此她開始動手為他泡上一杯熱騰騰的黑咖啡,也替自己泡了一杯,唯一不同的地方是,她的咖啡裡加了奶精和糖。

一年級的學弟們,還有二年級的主將也都陸陸續續的走進社辦,她笑著向他們道早安,卻又不自覺的感到惆悵,不久之後她就再也看不到這種場面了,囂張的惡魔和她會離開這裡,現在武藏跟栗田都不常進來了,之後他們大家的感情會不會因此疏遠呢?

「蛭魔學長,今天也要麻煩你了。」瀨那已經換好衣服了,看著那個過去一直被自己當成小男孩的他逐漸成長成她有點陌生的男人,她突然很感謝坐在那個老位置的囂張少年

是他給了瀨那成長的機會,也是他讓瀨那有了朋友,他給的東西太多太多了,如果他們之間的感情,會因為時間而疏遠,那麼她真的很替他們感到可惜,不過她想這應該是不會發生的事情。

「嗯。」蛭魔淡淡的應了一聲,不過真守卻覺得這傢伙在打壞主意,不要問她為什麼會知道,這是女人的直覺!

「不要欺負瀨那喔。」在瀨那步出社辦後,她小小聲的在蛭魔的耳邊說道,這樣已經很給他面子了吧?

如果是以前,她一定會直接檔在瀨那面前,當著大家的面斥責他的。

「……誰理妳。」誰知道某大魔王根本就不領情,反而笑的一臉奸詐的說。

「蛭魔?!」剛剛那個表情是怎麼回事?!

除了一閃而逝的臭臉之外,更讓她在意的是他臉上浮出了之前運動會時的那種怪異笑容,該不會他真的要欺負瀨那吧?!

06:55

「蛭魔!你到底幹了什麼?!」他笑著這麼誇張一定有鬼!不然為什麼塞柏拉斯都只追瀨那?!

「什麼也沒啊!」蛭魔睜著眼說瞎話,卻不保留的誇張笑著,根本就是向大家宣告,現在的情況就是他大爺搞出來的。

「我覺得,這根本不是我們的世界……」某一年級的學弟看著美式足球社的學長們有感而發。

她聽到這句話後不自覺的想點頭,要不是瀨那,她一輩子都不會進入這個奇怪的世界!
「我們同意……」
「誰叫你們休息了!!!」在全體一年級小聲附和後,某大魔王抓狂似的掏槍掃射。
「嗚喔喔喔喔!!!」雖說這是習以為常的學長對學弟的方式,不過可憐的一年級小朋友們還是無助的慘叫,希望引起天使姊姊的關注。
「蛭魔!!!」她看不下去,終於出聲制止,一面思考著該不該去拿枝掃把來跟他對抗,至少這樣比較稱的上是對等較量。
泥門高中的早晨,異常熱鬧。

07:40

「蛭魔,再五分鐘之後就讓他們回來吧,已經快上課了。」她點點蛭魔的肩頭,然後意外的發現大魔王的肩膀瞬間僵硬。

「雖然妳三年級了,不過妳還是得為我工作,叫他們去上課是妳的工作吧?」蛭魔挑眉,看上去好像跟平時沒什麼不一樣,於是真守就只當剛剛那個觸感是自己的錯覺。

「我們今天要教新的風紀委員一些事情,所以我必須先走,因為要討論下午誰要帶哪個學弟妹。」她見蛭魔沒有插話於是又繼續說:「所以下午我也沒辦法準時過來。」

「喔。」難得的蛭魔溫順的點點頭,沒有多餘的命令之類的,這反而讓她感到驚訝。

今天怎麼這麼乖呢?

「喂。」蛭魔突然喚道。

「嗯?」真守立刻回應。

「下午三點三十五分要給我滾過來!」他語氣霸道的命令道。

「我盡量。」果然還是要這樣比較像蛭魔,她輕輕的對他微笑。

「一定要!」他霸道不講理的說。

「不要強人所難啦!」她覺得這樣的他其實很可愛,於是微笑著拍拍他的背,然後又再次感受到他的渾身僵直,是錯覺嗎?

他也會感到不自在或是害羞嗎?

還是……他討厭她的觸碰,想到這裡她趕緊收回自己的手,像是逃避般的迅速轉身,想離開卻又停下腳步回頭提醒說:「對了,你的便當我放在桌上了,離開的時候記得拿。」

「喔。」蛭魔沒有看她。

「那我走了。」她說服自己要面帶微笑,然後她看見蛭魔撇過臉去。

「快滾!」蛭魔的口氣不好也不壞,她聽不出他的情緒,就像她從來都看不出他的眼光究竟在注視什麼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