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洋古董洋果子店

伊文

 

打烊的古董洋果子店中,昏暗的室內透出的小燈光,真守在櫃檯點著今天的帳目。
計算機結出來的數字,讓擰緊的眉心暫時鬆綁。

好險……這個月淨賺,加上父母的保險金下來了,這間店應該撐的下去。
獲得喘息的神經,開始恍神。
瀨那走出休息室,看了看時間,十點半,真夠晚。
『真守姐姐,我先走了喔!』他向真守打了招呼,準備離開。
『喔……喔!辛苦你了,害你還沒晚餐,真是抱歉……』她看著瀨那袖口一道燙傷的疤痕,彎下嘴角。
『蛭魔真的很討厭……動不動大小聲。』真守嘀咕著,他對二三手不是用吼、就是用罵,今天瀨那被他罵的情急之下不小心被烤爐燙到,讓她對他有點感冒。

『這……妳別怪蛭魔師父啦,而且,他來店裡以後我們生意就有了起色……』
瀨那晃晃手上的蛋糕盒:『我跟鈴音通常會煮宵夜,而且還有免費甜點呢!……再不走就準備接奪命連環扣囉!』他揮揮手。

真守目送瀨那:『好,對了……』
『嗯?』
『那個……這個月我會連之前兩個月的薪水一起給你。』她尷尬的朝瀨那笑笑。
『OK!』最近都忙的很晚,瀨那知道生意有了起色,開心的離去。

真守坐回位置,轉了轉僵硬的頸子,這間父母一起經營的洋果子店,在他們半年意外身亡後便由她接了下來。

這個措手不及的意外,她也只能概括承受,找替代父親的蛋糕師父,學習怎麼控制預算,怎麼叫貨,怎麼打理店面……她從來沒有做過的事情在這半年內一次出現,像轉陀螺一樣,頭昏,且一團混亂。
或許可以收掉店面,去當個粉領自給自足的快活。
只是她捨不得放掉這個最多父母身影的地方。
倒往椅背,她現在才發現,今天會是她第一個哀悼及思念他們的夜晚……
生意穩下來了,太好了……無法抑制的鼻酸及熱辣的液體湧現,如釋重負及滿滿的喪親之痛讓她想自己一個人大哭一場。

『……有必要因為吃不到賣剩的的泡芙哭成這樣嗎?』推開廚房門,金髮西點師父端著義大利麵倚在門旁訕訕的取笑真守。
『你怎麼還在。』真守胡亂的抹了抹眼淚,瞪著蛭魔。
『妳沒走我怎麼敢走。』他優雅的捲起一球麵,送入口中。

她癟著嘴看往窗外,他知道這不是跟她耍嘴皮子的好時機。蛭魔隨手關掉已經空蕩蕩的冷藏櫃,關燈的瞬間,她後悔跟他耍脾氣。

應該說,有他的出現,才讓這間店有了轉機。
他比誰都早到的準備材料,也從來沒有先離開過,還常常犧牲午休時間教導學徒瀨那……跟她一樣,常常忙到忘記吃飯。

第一次,因為蛋糕賣光提早打烊,她喜出望外的拉著他一起看冷藏櫃空蕩的瞬間,他卻只勾勾嘴角,說了類似『這才正常好不好。』之類的話,口氣淡的像芝麻小事一樣。
但表情是非常開心。
她默默的將視線轉往小燈下翻著報紙的蛭魔。

『餓了?』
『嗯…』像個做錯事良心發現的孩子,她輕輕的點了頭。
他笑著走近,將義大利麵往她嘴裡送。
她還沒意識到這般親暱,就先被倒入心窩的滿滿暖意醺的不斷掉下眼淚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