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人X經紀人 ES Entertainment 光速娛樂

伊文

 

她聽著電視裡的戲劇主題曲,半傻愣的狀態,將歌詞入腦中自行變造。

……在她和他之間
若是找不到愛情
在全世界任何角落
就不可能存在這種東西

『吶,阿進你覺得呢?』若菜撞撞在床上看著美式足球雜誌的阿進,沒頭沒腦的問道。
『什麼事情?』阿進總是用認真卻不解風情的招牌表情,好像說著「說清楚點或許可以幫忙」的表情,回應這類問題。

當然,這種事情獲得解決的機率一半一半。

『我的兩位上司啊!』若菜心想,「啊!隨緣吧。」隨口丟給阿進一個提示後,抓起手邊的大玩偶抱枕,愜意的拉過進閒置的右手,將臉頰靠在他溫暖的大掌上。
『你要看嗎?今天第一集喔!品質保證,真的很好看喔。』明知道阿進興趣缺缺,但她還是指著最近鋪天蓋地狂打廣告的月九劇,因為待會會登場的女主角正是她的「主子」之一。
『這是……姊崎真守?』數分鐘後,畫面上出現從阿進從前年開始,不管走在街上、公車上、電視上,還是什麼地方的,都會出現一張臉部肌肉分布相同的人,由此推知她大概很紅,雖然畫面中的人感覺上消瘦了些,但阿進還是可以辨認。
『嗯,對呀,她演一個心臟病病患喔!』若菜得意的笑,進度已經接近殺青,最高潮的階段,真守姐與男主角筧的對手戲現場看起來真是震撼性十足。

 

※※

她清楚,她是故意的,但也是無意的。
最新款的手機,自己代言的,電話簿中的人卻寥寥無幾。
什麼唸書時代的同班同學、社團朋友……誰呀誰的,早就失聯。
她有種誰都認識她,但她誰也不認識的感覺。
『妳也打扮的真保密。』蛭魔看著在約定地點等待的女孩說道。
『是呀!我搭電車來,連個猜疑的表情都沒有呢!』時下及腰的浪漫淺色長捲髮、粉色毛帽單件式印著可愛小麋鹿的毛衣洋裝、小小胖胖的雪靴,可愛的不像螢光幕上總是看起來成熟溫柔的她,招牌藍眼睛戴上了棕色隱形眼鏡,不同於平時的自然裝,她畫上眼線,梳開長睫讓它像誇張的扇子,像個大眼娃娃,變裝成功,她得意的連藝人出門必備的大墨鏡都不戴。
他習慣性的不動聲色,觀察四周。
『我就是這樣連朋友都沒了。』真守故意自我調侃的說。
『若菜不是妳朋友?』蛭魔確定四周沒有可疑的狗仔,轉身往目標鬧區前進,她說想逛街,找不到任何朋友可以陪她逛街,要他負責。
『她有男朋友了,平時我們從早一起忙到晚,她假日哪想再見我?』雖然真守知道,只要她開口,若菜不會在意。不過……她快步跟上,伸手輕輕抓著他羽絨外套的一角。
『所以工作狂經紀人你要負責。』她拉開第一家服飾店的門,像個嘔氣的小女孩朝他吐吐舌頭。
『嗯……』妳開心就好。
蛭魔站在店門外,輕輕點起煙,等待她開心後再出來朝下一家前進。
她在懸掛著的衣服間,不斷偷瞄著他的背影。
『小姐您好,找什麼呢?』店員上前招呼這個甜美至極卻行徑怪異的女孩。
『我……』她靈機一動:『我想找件襯衫送他!』
『您的男朋友嗎?』店員其實將之前她們在門口的互動盡收眼底。

她沒有反應,只望著窗外的那個人。
『小姐?』
『是呀,我最喜歡他了喔!』真守立刻轉向店員說道。

她笑的,好甜好甜。

這種誤解是她最大的救贖。

※※

 

Artists:雙人天團BLOOD 水町健吾x赤羽隼人

『妖一哥你快來救我,水町喝醉在路上現在拼命想脫衣服 我管不住他啦!』雙人天團BLOOD 在公信榜連八週冠軍慶功宴後,隨行助理玲音終於抵擋不住喝醉的BLOOD 兩人在下北澤街頭的失態行為,在被狗仔拍之前,她趕快打給經紀人蛭魔求救。
『如果狀況失控,直排輪直接朝那白痴頭上砸。』他蛭魔待會去收拾殘局。
『……當街LIVE就像表演重金屬一樣的Bloody。』玲音掛掉電話,為赤羽這句話翻了大白眼,你還不趕快阻止水町,還拿出吉他跟音箱幹什麼啊!
『赤羽!!』她好絕望,怎麼可能拿直排輪打,他們的臉可值錢的呢!
『玲音妹妹,妳不覺得這條街跟我的音樂性很合?一樣都是#F小調,既憂鬱又混亂暴力的調性。』赤羽無視開始圍觀的群眾,甚至引以為樂。

『唔哇……』玲音現在只能撿起水町脫掉的T恤,硬是攔腰抱住他,內心祈禱妖一哥快來。
史稱:助理玲音,下北澤街頭蒙難記。

 

Artists:高傲王牌男模特兒──金剛阿含

『唉。』電話開頭不是喂、HELLO或是是我,而是一聲老早放棄一切事情的嘆息。
『喔?又怎麼了?』蛭魔習慣雲水這樣的開場,加上現在是深夜兩點。
『雖然跟你說也沒用,不過阿含剛剛離開夜店直接把那個漂亮寶貝帶回家,被狗仔拍到了。』總之,這是個淫亂的傢伙,他懶的批評。
『嘻嘻嘻,八卦雜誌很愛寫他的事情衝高銷量嘛,死捲髮越壞,越多女人愛她。』蛭魔立刻聽出雲水說的漂亮寶貝是誰,不錯嘛,玉女歌手,那傢伙很會找讓自己身價更好、且同時破壞對方形象的女人來玩。
實在太棘手的旗下藝人,很難管,就不要管他。
──節錄自 蛭魔妖一著 “惡魔企業管理” 民明書坊出版

Artists:最經典美式搖滾歌手,男人中的MAN──基德

『媽的,你找打啊,難得露面的訪問節目,主持人不管問什麼鬼你都講「這真不是一件好事」你存心要氣死人嗎?』經紀人露峰慧發怒的轉動方向盤,在大街上做了個甩尾。
基德聽到咒罵,只拿起了牛仔帽蓋住臉,繼續裝睡。
『再這樣說我就打爆你的鳥蛋。』她下了最後通牒。

『……這真不是一件好事』思考許久,基德還是這樣回答。

人說秀才遇到兵嘛……(攤手)

Artists:熱血國民日搖男,各大歌唱節目佔領中──佐佐木功太郎
『若菜妹妹,妳今天不用上班呀。』樹里有氣無力的問來探班的若菜,淺色頭髮上的太陽眼鏡宛如過度疲累的滑了下來。
『是啊,真守姐這幾天休息,我趕快來探妳的班囉。』若菜甜甜笑,她知道讓樹里姐這麼無奈的原因。
『啊啊!樹里、若菜妹妹,妳們的友情真感人!!太瀟灑了!』旁邊出現了個打扮龐克,手上的梳子往帥氣的往瀏海一梳,同時擺出誇張POSE的男人。
『你好煩喔,快去準備啦,待會是LIVE撥出耶!』樹里擺擺手將嘴上不停喊著她的名字的男人趕走。
『樹里姐辛苦妳了。』
『我整天看他瀟灑來瀟灑去的都快抓狂了。』
若菜不多做反應,一起在一旁看著MUSIC STATION的表演,真守姐是演員不可能上音樂節目,她顯的相當興奮。

『下一位是佐佐木功太郎。』塔摩利先生用著一貫平緩的語調介紹藝人。
『大家好,我是功太郎是也也也也!MUSIC STATION真是太瀟灑了!』高分貝且不知道幹麻站起來擺出誇張的登場動作的功太郎,現場哄堂大笑。
『……我好想挖地洞喔。』樹里自我放逐的戴上墨鏡,假裝看不見這一切。
『他很有意思啦。』若菜立刻咬著偷笑的下唇,安慰樹里姐。

『若菜妹妹。』樹里正色看著若菜,令若菜嚥了嚥口水。
『是……』
『若菜妹妹,現在妳只有兩個選項,一是看我辭職永遠離開ES Entertainment,另一個是妳跟我換,我變成姊崎的助理。』崩潰的樹里,對若菜笑的很陰險。
哇啊,事情怎麼變成這樣子。若菜忍不住大叫。
熱血過頭可能會招來女生的厭惡。──樹里語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