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顆鈕扣

劍小子

 

這不是她第一次到他家,不過這是她第一次以女朋友的身份進他家,上次她進來的時候是他右手骨折時,那時她還只是球隊管理人,而他對她來說只是球隊隊長又多了那麼一點點不一樣的感情。

「好亂。」真守笑著看著這亂七八糟的屋子,跟當初她進來的時候一樣讓人傻眼。

「所以我就說約在外面就好啦!」蛭魔煩躁的搔搔頭,一邊把地上的物品踢開好開出一條路。

「就是因為知道會這麼亂,所以才過來啊。」真守開始收拾地上的物品。

「不用收啦!!!」蛭魔蹙著眉道。

「有什麼關係,你就去那邊坐好吧!」真守推著他進客廳,然後自己開始動手收拾東西。

先將他四處亂丟的衣物丟進洗衣籃裡,然後將垃圾分類後丟進垃圾袋中,接著再把散亂的書籍雜誌還有一些雜物收好,當真守收到他房間時,她看見一件突兀的制服外套掛在那裡。

那是麻黃中學的制服外套,真守伸手摸了摸那件外套。

那是她所沒參與過的過去,她不知道國中時的他是過著什麼樣子的生活,也不了解他的生活是什麼樣子,她從沒從他口中聽過這些事。

真守摸著第二顆鈕釦,他的鈕釦沒有被拿走喔,誰敢拿呢?

泥門的制服外套是西式的,雖然三年級時他們已經在交往了,不過第二顆鈕釦並不是真的比較靠近心臟,她也沒跟他要襯衫上的釦子,不過看到他的國中制服,她突然很想跟他要釦子,只是他會乖乖給她嗎?

「幹嘛拿著我的國中制服傻笑啊?妳這變態。」蛭魔踏入自己的房間,見到自己的女朋友正拿著自己的外套若有所思的模樣,感到有些困惑,嘴上不免調侃道。

「吶吶!妖一,你的第二顆鈕釦可以給我嗎?」真守用一點撒嬌的語氣問。

「要那種垃圾做什麼?」蛭魔當然知道關於第二顆鈕釦的事情,不過他個人是覺得很無聊,況且那個鈕釦跟她也沒有任何連結點,他實在搞不懂她要那種東西做啥。

「什麼垃圾,女孩子都會想要自己喜歡的男生的第二個鈕釦吧?」真守嘟起嘴,有些不高興的看著他。

「……」蛭魔默默的將那件制服拿過來,然後動手扯掉第二個鈕釦遞給真守。

蛭魔轉身走出房間然後真守聽見他翻箱倒櫃的聲音,於是她好奇的走出去。

蛭魔將扯掉制服上的所有釦子,接著動手將在泥門時用的頭盔帶子剪下,又拿出在泥門時用的護具,最後拉出自己剛買還沒穿過的鞋子的鞋帶。

「你在幹嘛啊?」真守愣愣的看著他怪異的舉動。

「全給妳。」蛭魔全數丟給她。

「啊?!」真守完全不能理解他的思維。

「有時候妳真的有點笨。」蛭魔打趣的望著她,聳聳肩說:「妳們女生不是說第二顆鈕釦代表男人的心臟嗎?」

真守點點頭。

「只有心臟要幹嘛?全部都是妳的了。」蛭魔沒有明講,不過他指的是他已經全是她的了。

「你在說什麼啊?」真守覺得他有些好笑。

「以前、現在還有未來,從頭到腳,不是只有心臟,通通都給妳。」蛭魔說完就像逃走似的離開原先待著的房間。

真守有點轉不過來,剛剛那傢伙臉紅了吧?

她欣喜的望著手中的各項物品,象徵著他的每個階段和每個身體的部分,原來他也可以很浪漫,剛剛那種話他應該不會說第二遍了吧?

她笑了笑。

「死女朋友!我肚子餓了,出去吃飯吧!!!」蛭魔喊著。

「來了!」真守滿心歡喜的將他給的禮物放進包包裡,一邊對他回應。

「妳再拖拖拉拉,我就丟下妳了啦!把妳像垃圾一樣丟給別人。」蛭魔一如往常的惡言相向。

「你是要把我丟給誰啊?」真守笑了,她一點都不怕,因為他知道這傢伙,絕對會捨不得的。

「囉嗦!等妳摸完,妳的泡芙就要臭酸了。」蛭魔見她走出來便把門打開。

「原來你有買泡芙?」真守覺得開心,蛭魔為她買了泡芙耶,好好喔。

「是在馬桶裡撿到的啦!!!」推開門的某惡魔紅了耳朵,她溫柔的沒點破,只是笑盈盈的上前抱住他的手臂,而他不自在的動了動被她抱住的手,卻沒有抽開。

這小小的改變也讓真守感覺高興,於是她對他說:「妖一如果要的話,我也可以給你我的鈕釦喔!」

「那我就不客氣了。」蛭魔露出邪笑接近她。

「不是這件衣服啦!」知道他在打歪主義,真守拍了拍他的頭。

「知道啦!我不要那種東西。」蛭魔安份的移開他的臉。

「什麼嘛!」真守搞不懂他為什麼這麼不坦率,拿著不是很好嗎?很少有女生會給男生第二顆鈕釦耶。

「傻瓜,我有真的,還要那種象徵性的東西幹嘛?」蛭魔捏捏她的鼻子,一臉愉快的模樣。

「也是喔。」真守甜甜的笑道。

雖然不像其他的追求者一樣坦率,卻比任何人還要更呵護她,她的他真的好可愛好溫柔喔!

還好其他女孩都沒發現,不然他的第二顆鈕釦還會留給她嗎?

她偷偷決定,以後她都要讓她的他,只在自己面前這麼溫柔這麼可愛,她可不要把他讓給其他人喔!!!

「你的第二顆鈕釦只能是我的喔!」真守拉著他說。

「妳很囉唆耶,全都給妳了妳還想怎樣?」蛭魔語氣有點無奈的彈彈她的額。

「沒有囉。」她笑了。

他都給了,她還能要什麼呢?

人要懂得知足喔!

他的第二顆鈕釦,永遠都會是她的,當然她的也一樣囉!

不完整的制服上,有了你/妳的釦子,讓我能夠更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