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X生 生日快樂,姊崎老師

劍小子

 

 

今天栗髮的美女老師心情很好,因為身後的金髮少年很安分。

雖然那個少年還是囂張的連課本也不願拿出來,兩隻手插在褲子口袋裡,還翹著腿看著她,讓她有點不自在,不過他沒有吹口香糖泡泡,也沒有在上課時間用筆電製造出惱人的旋律,這已經是相當進步了。

真該給他一點獎勵。

「那今天就先上到這邊囉。」下課鐘聲響起,真守準時的讓學生們下課。

她在收拾講義的時候也注意到那個金髮少年還在看他,於是她抬起頭朝他微笑,然後她不意外的看見少年快速的撇過頭看著窗外。

哎呀呀,害臊了呢,真可愛。

今天大家的考卷上看起來都填得不錯,不過她今天也是滿堂,看來得加班了,真守一邊翻著手裡的考卷一邊想著。

其實她也不討厭加班,因為某個傢伙都會等她,雖然他嘴上老是說只是碰巧,不過哪有每次加班都這麼剛好會遇到他?

她笑笑離開教室,回到辦公室之後還得趕著去上下一堂課呢,現在可不是想這些事的時候。

結束加班後已經是晚上七點多了,她才踏出校門,就看見一名少年提著他的書包走過來。

「今天又練到這麼晚了?」她知道其實其他學生早就回家了,不過向來認真的他多半會自己再繼續他的既定行程,該說他不愛惜自己,還是很會控管自己呢?

「還好。」他哼哼。

「還沒吃晚餐吧?」她問他。

「嗯。」他答。

「昨天燉的馬鈴薯燉肉還有一些,回家之後熱來吃吧?」他們的租屋剛好就在隔壁,回家的路一向都是同一條,因此總是有很多時間可以扯些有關課業之外的話。

「隨便啦。」對於吃飯這種事,這個大男孩總是沒有太多的意見,好像是有得吃就好,不過實際上卻又相當挑嘴。

「說起來,歷史老師說你都不交作業,這樣他很為難,明天要記得交喔。」想到同事請她提醒身邊的少年要交作業,於是她如此交代他。

「嘖,妳很囉唆啊,死大嬸。」他不叫她老師什麼的,老是喜歡叫她死大嬸,明明自己也才大他六歲,是有大到哪邊去啊?

「要我別囉嗦就乖一點啊,把作業交出去,上課專心一點,我聽別的老師說,除了我的課之外,你還是那個老樣子。」不是上課吹口香糖泡泡,要不就讓筆電的打字聲迴盪在教室之內,更糟一點乾脆就不進教室,真是個讓人傷腦筋的孩子。

其實真守也不是沒吃過鱉,她剛教他的時候,他也是那種”我就是不爽上課,你怎樣?!”的樣子,她問他問題他也確實答的很好,而他出的問題也真是差一點就考倒她了,好在她在自己的領域裡有好好用功,不然現在哪能有這種待遇?

「知道了啦!」他有些不耐煩的蹙眉。

真守看見他已經就範了,這才拿出一罐黑咖啡遞到他面前說:「這是獎勵喔。」

少年踟躕的看著她手裡的黑咖啡,卻沒動手接過來。

「放心啦,不含你這個禮拜還沒喝的那一罐。」知道他在猶豫什麼,她笑得開懷。

她曾見識過他喝黑咖啡的量,根本就像是中毒了一樣,好像不喝會死掉,於是她規定他一個禮拜只能喝一罐或一杯黑咖啡,年紀輕輕的就喝這麼大量的黑咖啡,想早點投胎也不是這樣。

聽見她說的話少年接過黑咖啡,打開了之後輕啜一口,露出了有點滿足的神情,讓她忍不住輕笑,他果然還只是個大男孩呢。

「對了,我聽說,美式足球隊要比賽了?」能夠勾起他談話欲望的話題,好像就只有這個,她身邊的這個少年相當熱衷於這項運動。

「死大嬸,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們已經要比第三場了。」他向她挑眉好像在問”妳都沒注意到學校裡老在公佈我們美式足球隊獲勝的消息嗎?原始人?”

「所以我問的是第三場啊。」笨蛋,她當然知道聖誕杯不是馬上就打決賽啊!但也不是打一場就能了事的吧?

「反正都贏定了,我們會拿到聖誕杯大賽的冠軍。」他自信滿滿的笑道。

「那就預祝你順利取得獎盃為學校爭光囉!」看他那樣笑,她也染上了笑容。

「誰是為了什麼狗屁學校啊?!」他的臉垮了下來,逗得她大笑,於是他喊著:「不要笑啦!!!」

他們已經離家很近了,真守注意到已經施工好一陣子的公園,好像又開放了,她才剛這樣想就已經被拉走了。

「喂!蛭魔?你在做什麼?」哪有人拉著老師進公園去的?這個怪人!

「慶祝我會拿到聖誕杯大賽的冠軍!」拉著她的人回了一個怪怪的答案給她。

他們一踏進公園裡,公園的燈全都亮了起來,這時真守才發現,原本可愛的大企鵝溜滑梯還有這裡的所有設施,都變成的最近時下年輕女孩喜愛的Rocket Bear的樣式,所以說最近的施工是大翻修的意思嗎?

「喂喂,那隻破熊頭上好像有東西!」蛭魔指著那隻Rocket Bear的溜滑梯說。

真守慢慢爬上溜滑梯的梯子,她慶幸自己剛剛夠聰明,如果穿著高跟鞋上來她一定會跌死。

到達平台之後映入眼簾的是一座小泡芙山,光聞味道真守就知道那是雁屋的泡芙了,她滿心歡喜的將那座小山拉到自己面前,然後她發現了一張卡片,上面是他潦草的字跡,真守看了之後笑了。

卡片上是很大又潦草的”聖誕杯大賽優勝!!!”不過角落處卻用工整的字跡寫出”生日快樂!!!”真是個不坦率的孩子,連祝福都給的這麼彆扭。

「死大嬸,妳屁股太大所以卡在上面了嗎?」他惡質的笑聲從下面傳來,不過真守現在沒辦法生他的氣,這麼可愛,叫她怎麼生氣呢?

「過來幫我拿一下吧?」雖然卡片是重點,不過也不能浪費這一座小山喔!

他表情嫌惡的接過那些泡芙,然後乖乖的等著她從溜滑梯上下來,在她踩到地面後他抱怨著說:「我不是桌子,動作快點!」

「好好好。」她穿好高跟鞋有些敷衍的回應,隨後她轉身面對他說:「謝謝你喔,妖一。」

「嘖。」蛭魔撇過頭。

「我當壽星可是很大方的喔!」說完,真守踮起腳尖,輕輕的在蛭魔的臉上親了一下。

只見蛭魔難得的瞪大了眼睛,一副被人給嚇到的模樣,真的,他實在是好可愛呢!

「如果你這是在追我的話,我得告訴你,等你畢業之後我再考慮考慮。」真守拿回泡芙山後說道。

「誰在追妳啊!死大嬸!」他氣憤走近她,靠在她耳邊說:「不過,還是祝妳生日快樂,姊崎老師。」

他移開他的頭與她保持距離,在這段距離中,真守看見了這個大男孩不帶任何惡意的溫暖笑容,她偷偷的許下她的生日願望,就是希望這男孩快快畢業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