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保安官(H)X自選(M) 是誰救了誰?

劍小子
現在是二十三點十八分,蛭魔妖一還沒有吃晚餐,於是拿出從救生筏上換下來的急救口糧(註一)啃著,很硬可以嚼很久,咬了一口之後,蛭魔抬頭看看牆上的掛鐘,這是他這個晚上第十五次抬頭看鐘了。

「蛭魔前輩有什麼要看的節目嗎?」一休見他頻頻看鐘後開口問。
「去死啦。」蛭魔平靜的吐出這種不人道的字眼。

今天是他死女朋友的生日,雖然老早就知道今天有排到班,不過死女朋友乖乖送他出門的模樣實在讓他很心疼,女孩子不吵不鬧反而惹人憐,這點就算是被稱為惡魔的他也有同感,無奈今天晚上他還是得跟後輩而不是他可愛的死女友度過。

將急救口糧的包裝紙揉成一團丟進垃圾桶後,他便把剩下的口糧都收起來了,雖然只吃了兩塊不會飽,但也不太餓,況且這種東西要是吃太多可是會便秘的。

「前輩。」一休喊道。
「幹嘛?」他抬頭。

「那個,雷達上出現SART(註二)的訊號。」一休蹙著眉說。

「方位?」他起身走到雷達旁邊。

「259度(註三),見鬼了,那個方位不是陸地?」一休轉頭看向西南方的方向,那裡確實是陸地,就算他再怎麼菜也不可能分不清陸地跟海洋的差別。

蛭魔沒說話,他也同一休一樣,抬頭看向西南方,然後露出了笑容。

「我去救人了,有需要支援我會回報。」他抄起桌上的鑰匙對傻楞楞的後輩說。

「前輩?陸地也是我們的範圍嗎?」一休摸不著頭緒的問,怎麼海上保安官現在也得搜救山難的人員了?

「你留在這裡就是了。」他推開門走了出去。

蛭魔騎著機車奔馳在夜晚的街道上,涼爽的風吹的他覺得很舒服,雖然手邊沒有雷達,不過從剛剛那個方位看來,他大概知道是在哪裡了,那個頑皮的小壞蛋,她不知道SART一發送出去,全世界只要開著X-BAND(註四)的船上都會看到雷達上有遇險船信號出現嗎?

回到住處,他打開家門,他的死女朋友正窩在沙發上,手裡還拿著凶器。

「我要逮捕妳,這種東西沒事不能亂發的。」蛭魔走過去抽走她手的凶器並且順手關掉。

「不這樣你會回來嗎?」窩在沙發上的真守對他吐吐舌。

「妳就知道這樣我會回來?」嘴上是這樣講,不過他知道自己的表情已經出賣自己了。

「這不就回來了嗎?」她笑著問他,然後起身,雙手環上他的頸子頑皮說:「謝謝你回來救我喔。」

「傻瓜。」被救的人是他喔。

今天是她的生日,她的出生就已經拯救了他,所以他才甘願被她牽著鼻子走。

蛭魔抬頭看了看鐘,時間是二十三點五十分,還有十分鐘,夠了。

「生日快樂。」她生日他就別再扭扭捏捏了,他輕輕的摟住她然後在她耳邊說:「謝謝妳出生了。」

「不客氣。」感受到她摸摸自己的頭,蛭魔忍不住笑了,這是把他當成小朋友的意思嗎?

真是的。

不過今天是她生日,所以就隨她囉。

今天,她才是他的海上保安官。
 

註一:急救口糧,此為每個救生艇筏上皆有配備的乾糧,很小一塊,但是個很油很有嚼勁東西,就算吃了也不會口乾舌燥,為一項偉大的發明,是讀書熬夜的最佳良伴,副作用是吃多了會便秘。

註二:SART,此為搜救雷達應達系統,為全球海上遇險與安全系統中,用來定出遇險船舶或救生艇筏位置的主要系統,不過最實用的並不是這項設備。(攤手)

註三:259度,正西是270度,所以259度大約就是西南方的方向。

註四:X-BAND,船上的雷達分成X-BAND和S-BAND兩種,只有X-BAND才能接收到SART的遇險訊號。

 

 

說穿了,我就是捨不得讓真守姊姊遇難喔。
真守姊姊生日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