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醫大人

伊文

 

摻雜著如佛教梵唱的手機鈴聲,在角落點上檀香的小小桌台上響起。

『哇!』床上的人驚慌的起身卻摔下床,發出小小的哀鳴撐起身,氣惱的拉開檯燈,現在外面的漆黑天色絕對不是預定起床的六點半。
忽略手機好了!閃過的壞念頭霸佔腦中。

十秒,十秒內鈴聲停了,就睡覺。
手機識相的停止震動及歌唱。
太好了!!內心歡呼的同時,腳又鑽進了餘溫的被窩中。

手機再度震動,他喪氣的垂下頭……也太鍥而不捨了吧!!

『HELLO?』無奈的招呼,同時轉開電視。
『嗨!一休!我聽到你那裡電視聲了,跟這裡或許是同一台呢!我喜歡那個主播。』對方顧作輕鬆的聲音讓他更不妙。
『你應該不是叫我起床上廁所的。』終於看清楚電視在播什麼,早就知道剛剛把手機往窗外丟才對。
『是啊,感覺很糟糕,救難人員跟媒體已經到現場了,你也快點吧。』
『地點都沒說,是要我往哪裡去?而且我還沒畢業好不好。』一休故意道,電視畫面大大的打著百年來最大空難的失事地點現場連線。
『哈,重點當然不是你啊!雖說你也很棒,期待你畢業後會變成我們的得力成員,不過記得要帶另外一個人來嘿!你比他好找,我當然先找你了,我認為這個做法很聰明,因為還有一堆人要聯絡。』對方講了一些細項以後,忽略一休的咒罵,掛掉電話。

好吧,工作之一,他抱著救苦救難的精神,雖然與屍體為伍時的不適感永遠有那麼一點點不適應,摸摸自己瘦的已經有點凹進去的肚子,早就吃素,但是在工作後總是不太想吃東西,他很難想像畢業後他會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小桌上飄來的檀香香氣讓他漸漸清醒,他挑出電話簿中的另一支電話。

『喂?』電話響了數聲立刻接通。
『蛭魔教授你在哪?』同樣聽聲辯位,另一頭呼呼的風聲讓一休後悔問這個問題。
『人體農場。』對方的聲音低沉而平緩,好像在自己家中烤著爐火那樣溫和。
『喔……我跟你說,發生空難了,看起來是無人生還,要趕快去做鑑定,地點在……』一休只想趕快掛掉電話,一聽到教授所在的位置,他就覺得屍臭味好像透過話筒傳了過來。
『不是很遠……』
『大概開車兩小時會到,現在應該可以更快一點。』邊換上襯衫,一休說道。
『是啊,快來接我吧!』對方簡單下了結論。
『咦?』
『教授你沒開車?那種地方沒開車怎麼去?』
『車壞了,既然你都要出門了就快來吧!』他無視一休的疑惑,雖說一休的疑惑非常合理。
他也常去人體農場,應該說,他們這類必須研究人類千奇百怪死法的傢伙,都需要這個地方來觀察在大自然中屍體腐化的過程,所以這裡隨地放著各種條件的屍體,任其自然腐爛,當人體爬上陣陣屍斑,引來昆蟲爭食的畫面,讓無數初入此道的人內心發出驚呼,遲早會習慣,但是沒見過像蛭魔這麼愛去的人,帶學生進行研究,自己的研究……心情好也去,心情不好也去……啊,一休閃過了叫蛭魔教授跟他的女朋友真守乾脆在人體農場辦婚禮的惡劣建議。
還有系上學妹開玩笑說教授是吸血鬼之類的,吸血鬼應該是吸活人血吧,好啦,他承認他曾經在蛭魔離開以後偷偷去檢查屍體有沒有怎樣之類的以解除心中的疑慮,好險從來沒有缺了一塊哪些不該少的地方。
不行不行,他敢說教授的可愛文學系小女友一定不好此道,不要害她好了。
咦?!或許這樣跟教授提議,對方想跟他分手,他在趁虛而入……不行不行,這更恐怖,被做掉丟在人體農場腐爛會變成他一休。

『我半個小時以後到,你在路口等我喔。』坐上駕駛座,再次撥了電話。等等!一休瞪大眼睛,看著通話結束的螢幕。
──也就是說,如果沒人打給他,他打算與滿山遍野的屍體一起待整晚??!!阿彌陀佛!

 

*一休X蛭魔的師徒組合很帥氣吧,感覺一休會常常被虐待然後無言的角色
剛剛看了NGC介紹的人體農場實在太酷了,我本來就想寫個一休XHIRU前往鑑定空難的小故事,這個節目看的很剛好摟~~!!
http://xk.cn.yahoo.com/articles/080904/1/cwmd.html 人體農場的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