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M)X自選(H) Love together

伊文
蛭魔以一個非常危險的姿勢坐在天橋的制高點上。
站起,來回踱步,然後,喪氣蹲下。
摀住臉,表情啞巴吃黃蓮,多想找個人來痛扁一頓。

人死了就算了,死了還有東西可以選,好像修練一樣,原來還可以轉職為第三世界的職務,例如說做鬼差啊、死神啊、做判官啊!他怎麼想都跟他的個性很合,考績也還不賴,應該會順著他的意吧。

手上捏爛的莎草紙他氣炸的往下丟。當雪鴞送來他的分發通知書讓他好希望自己可以死個痛快……不對,他已經死了,應該是好希望自己重新投胎,不幹這票了。
── 蛭魔妖一 錄取職位:愛神。

雪鴞只用大眼睛看他,緩緩的說出:這不能複查喔!便蛇行狀的飛走,留下傻眼的蛭魔。
之後的數個小時,蛭魔就一直呈現想仰天大叫的狀態。

『新手邱比特先生──』清靈大眼的女孩從天橋欄杆探出身體,確定要找的人在天橋上方後,傾身坐上欄杆。

『死女人!看我沒有分發到想去的地方妳很爽喔!』經歷過幾年生死離別,當他心臟也意外停止跳動後,發現她在另外一個世界活的極好,而且,等待著他。
『是很開心啊,而且……噗……』所以兩個人一樣一點長進也沒有的持續鬥嘴。真守暗笑蛭魔還沒發現事情的不太對勁呢!
『報到日是三天後,不要忘記囉!』她出現在蛭魔旁,蹲下身子在他頰上留了個香吻。
『妳可以再開心一點啊!氣死……』蛭魔起身,同時瞪大眼睛發現事情的不對。
她背對著他揮揮手,身影已經在遠處的大樓上。

她當然沒聽到他反應過來的咒罵。
『亂菊姐姐,謝謝妳的割愛唷!』真守對手機另一頭的亂菊笑吟吟的說道。
『我還真捨不得耶,這傢伙要是來十番隊短期間要變成第三席一點都不難的說。』電話另一頭的亂菊看著手邊雪鴞數天前送來的入隊名單,榜首就是蛭魔妖一。
『真守妹妹,打個商量,妳厭煩他以後要把他還給十番隊喔!』
飛來的雪鴞停在真守的肩膀上,遞上三天後即將要到愛神界報到的入隊名單,真守悠哉的打開牛皮紙袋對亂菊說:『這一天可能要到世界末日喔!』
(END)

 

○FREE TALK

子心:為什麼我會覺得這個愛神如果去卍解,用的不是大砲就是火箭筒?XD

伊文:說不定是批哩巴拉的講個不停之類的…像是

HIRU:『我叫妳跟他在一起就在一起,妳不要囉哩八梭扭扭捏捏,我知道妳看他沒錢有單眼皮,身高又不高,NIKE球鞋裡還偷墊鞋墊,長的也不帥,也不懂討女生歡心連妳生日都不記得,不過妳想想,妳也不過是個內雙,說錢的話也只是有個穩定工作,體重也不是多輕,又喜歡穿露腳涼鞋,長的離醜還算遠,但是絕對跟正差個十萬八千里,偏偏嘴也不是頗甜甚至還有點白目,連對方心情受傷都不知道,承認吧!妳們就是絕配,妳們在不在一起倒楣的都是我,戶政事務所三更半夜也有結婚登記,妳們就趕快寫一寫申請申請,然後去生一窩小孩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吧!我還有一堆事情要忙。』蛭魔說完批哩啪啦的一長串話以後,面無表情的拿起火箭筒面對著夜晚在大街上嘔氣的普通情侶,他當然清楚太聰明不是愛情,這種時候需要清楚的旁觀者分析這一切事情,他覺得給個當頭棒喝真是再好不過….

『亂菊姐……我錯了。』

天剛亮,亂菊發現手機裡躺著這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