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守第三百回合

伊文

『沒事的話……屬下先告退了……』從這裡快馬回國可以趕上,只要落日前出發即可,騎士阿進算算時間後言語婉轉的說道。

『啊……可是……』公主真守腦中不斷想著什麼理由可以把阿進留下來,內心同時忍不住抱怨,坐在這的是妹妹小春的話,說不定阿進臉上表情就不會像這樣故作平靜,其實內心無比不耐。

『兩天後我也要回國了,小春公主要去參加打獵活動…』沉默且優秀的騎士──進清十郎,開口不是鍛鍊的話就是小春公主……還有”現在老子不想陪妳”的婉轉拒絕。

他毫不留情的做了個告退姿勢快速離開,留下鼓起雙頰的真守公主。

誰要他陪啊,那個自閉鬼鍛鍊鬼墨守成規鬼……只是她更不想見接下來的魔……

碰──甫被阿進闔上的門再度打開。

『我實在很討厭看到男人進妳房間。』遣走替自己脫下衣帽的侍從,蛭魔瞇起雙眼說道。

……魔鬼啊。

『……他是我的貼身侍衛好不好。』真守公主抗議。
『兩天後他不再是,可是兩個月後妳是我妻子喔。』那他一定是史上最不盡責的貼身侍衛,蛭魔笑想。
兩個月後即將繼承王位的蛭魔對這位從小就是他歡喜冤家到大的鄰國的公主真守露出了邪佞的笑容。

『或許對妳妹妹,死木頭一定是個最棒的貼身護衛。』
『是啦!!』面子真是掛不住,明明說好了他登基成為國王才要嫁他,父王是怕她會被拋棄還是沒人要的提早把她送過來,送來羊入虎口嗎?而且,阿進美其名是貼身侍衛,根本是怕她悔婚逃跑的監視吧,貼個頭,五天就趕著要回去,要也待兩個月到時再回去啊……

母后還拉著她的手說:『妖一可是從小疼妳到大呢……』還有什麼鬼之類的話,講的她有人要像是天大的恩惠一般,要她好好愛著未來的丈夫……冤枉啊,她行情哪有很差啊!!求親的人比她吃過的泡芙還多耶……

……只是,就事實來講,對她最疼惜,而且條件最優秀的……的確他以外不做第二人選。

『我最近比較煩惱的是妳不肯搬來新房跟我一起睡。』所有僕人被遣下後,蛭魔懶洋洋的枕的她的大腿說道。
『誰……誰要跟你一起睡啊!!』蛭魔最近越來越喜歡用這種曖昧的言語讓她無法招架。
『喔,以前有一次不是怕鬼故事怕的……』
『那是八歲的事情好不好。』她想摀住他的嘴,臉頰不斷泛紅。
都是櫻庭那個笨王子拉著她一起聽岡阿姨講鬼故事,明明他就怕的要死還硬要聽,害的作陪的她晚上睡不著,只能跑到客房去找他聊天……

最後被他溫柔的哄睡了。

非常溫柔的,在朦朧睡意浮上之時,他說:『別怕,我一輩子都會保護妳的……』

箝制住她擋來的手,蛭魔笑意更深了:『唉……這幾年我一直再等還有沒有這種機會,我就可以趁機侵犯妳。』他語帶某些暗示的說道。

『你真的好討厭,不要每次都講這種話來……』尋她開心。
『誰叫妳懂事知道我們有婚約後總在逃避我呢?』當年哄她入睡的那晚,雙方的父王母后一起先告知他,他們之間的婚約。

十二歲的他像個小大人般懂事的點頭,或許那時他把她當妹妹,說出了保護她一輩子不知天高地厚且沒有太多感情基礎的傻話。

他輕輕吻著她白蔥般的手指,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小妹妹長大了,她益發美麗且聰明,他逐漸對上門提親的王子們不耐,對在所有公眾場合對她示好的貴族們感到怒意,對她的一顰一笑讓他感覺到內心有個她專屬的角落肆無忌憚的擴大,然後……

對她的親近有了慾望,對她時而跑給他追的遊戲感到興味十足……他打定主意,要比所有追求她的人更加優秀,讓她想忽略都不行。

想起上回他生日舞會公開落跑的她,那時軍事長官武藏還訕訕故意在他面前跟研究院長雪光聊的說這是他們兩人你追我跑的攻守遊戲第兩百九十九回。

她羞紅著臉任憑他將唇吻落到她的手背上,她知道與他結婚後,要好好的愛他,全心全意的用所有來回報他給的愛,她逃,只是太過羞赧,對於他對她過於坦白的情感害羞的無從回應,他對她的如何溫柔、如何好,她點滴在心頭,早在他說保護她一輩子時,雖然那時懵懂,視線卻再也離不開他了。

『別逃了,不准有第三百回……』

他爬起身將她拉入懷裡,小聲的附在她耳邊說道:『這樣我才能保護妳一輩子吶……』

攻守第三百回合,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