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新娘

Sicheng

◎something old

真守趁著假日整理房間,找到某本許久未讀的小說,帶著些許懷念心情翻開,一張舊照片從中飄落,她拾起檢視,看到了高中時期的他和自己。

(啊,是那時候的……)

好氣又好笑的,她輕輕點了點照片中,那個將她環在身前,拿著左輪指向鏡頭,笑得一臉猖狂的金髮男生。
當時,不顧她的意願,他逼著新聞社的同學拍下照片,還非常好心的丟給他們一段文字當作頭條標題:
「死管理人打賭輸了,所以這輩子都歸我管,你們哪一個再敢對她手出就試試看!」

她發誓這真的是她這輩子聽過最差勁的告白宣言了。
偏偏就算她很生氣很生氣,也沒有辦法阻止自己喜歡上這個可惡又可愛的任性魔王。

「討厭鬼 ( >”< ) 」
在照片背後寫下這幾個字和醜醜的圖案,真守把它收入屬於兩人的相簿裡,想像未來的哪天再度翻開時,該怎麼告訴他們的孩子爸爸和媽媽相識的情況。
◎something new

蛭魔才回到家,立刻發現玄關多了兩個嶄新的大鞋櫃占去原來沒什麼擺設的寬敞空間。
「嘖。」不甚滿意地發出一個單音,他永遠搞不懂同樣都是一雙腳,為什麼女人會需要那麼多的鞋子。

走進客廳,墨綠布質沙發上多了一組水藍色方形抱枕,茶几被收拾過了,他昨晚看完隨手放置的幾本雜誌整整齊齊地擺在角桌那個前幾天才買的書架上。
高度及人胸前的觀葉植栽靠牆站在落地窗前,大片綠葉看來生機盎然,柔和了牆上幾把古董槍械所帶來的肅殺氣息。

餐桌上留有一張便條,簡約說明了他今天的晚餐,爐上那鍋咖哩牛肉記得要再加熱,飯在電鍋,冰箱有切好的水果和UCC Black。
「還要蛭魔到什麼時候啊。」看著紙上的稱呼,他喃喃抱怨,嘴角勾起的笑意溫柔無比。

後天妳就是蛭魔太太啦,傻瓜。
◎something borrow

真守一直很喜歡媽媽那對樣式古典又莊重的珍珠耳環。
小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當母親載上這付耳環時,就像是會由內而外發出溫潤的光芒一樣,顯得特別美麗。
「因為媽媽很幸福的關係。」
抱起當時年紀還小的她,爸爸輕吻了她的臉頰,滿臉笑意地告訴她這個答案。
她似懂非懂的點點頭,下定決心長大後一定要變成和媽媽一樣漂亮又有氣質的女性。

「真守以前常常偷戴這對耳環,有一次我把它收起來,她還以為是自己弄不見,急得哭了一個下午呢。」
新娘休息室裡,真美一邊和作為伴娘的咲蘭、亞子說著真守兒時的趣事,一邊為小聲抗議的她戴上了耳環。

不厭其煩地替她整理已臻完美的髮型,真美看著穿著白紗,比平常更加嬌美的女兒,一時感慨萬千。

那時候還小小的孩子,真的長大了啊……
要和另一個她所愛的人建立家庭,一起生活,一起面對未知的未來……

「媽媽。」真守輕輕拉住她忙個不停的手,讓她坐下來。
「真守會很幸福的。」她說,閃著淚光的笑容,溫潤而明亮,「我保證,我會很幸福的。」

因為我能夠體會爸爸那時候說的,媽媽的幸福囉。
藉由這對耳環,你們所傳達的,深刻的,滿滿的,愛情。
◎something blue

雖然被稱為惡魔,但其實蛭魔還滿喜歡這種晴空萬里的好天氣。

適合打球,有人會在之後為他準備好一杯沁涼的蜂蜜檸檬飲品並遞上乾爽毛巾。
適合坐在屋外曬太陽,有人會煮好一壼黑咖啡,吃著甜死人的點心在一旁跟他鬥嘴亂聊。
適合到街上走走,有人會牽著他的手,從運動用品店到電影院到簡餐餐廳到他都不知道自己怎麼會走進去的Rocket Bear專賣店。

適合結婚。

「我願意。」
彆扭不已的,他許下今生只為一個人誓約的承諾。

為了將這個擁有晴朗天空藍色雙眸的主人,一輩子留在身邊的許諾。

西洋傳統裡,有新娘要在婚禮上帶著代表新的、舊的、借來的、藍色的四種含意的物品的習俗,不一定要是四樣東西,例如借來的物品也可以同時是舊的物品。

《Something Old》:代表過去生活的延續
《Something New》:代表新生活的展開
《Something Borrow》:代表能得到眾人的支持幫助
《Something Blue》:代表真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