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廚X甜點師

劍小子

 

「喂,死主廚,試一下味道。」蛭魔妖一理所當然的沾了一點蛋糕的半成品然後拿到他口中的主廚面前揮舞著。

「我真搞不懂,一個不品嘗自己甜點的人,怎麼能當上甜點師傅。」姊崎真守不免抱怨道,卻像是非常習慣這種舉動,而迎上前去試了試味道。

「妳管我,這就是我強的地方啊!」蛭魔回嘴。

就像工藤新一常說的真相只有一個,這件事情其實也不例外,他蛭魔妖一是位優秀的甜品師傅,凡是吃過他點心的人都會把心也一起交給他,像是上癮了一樣,不是他所做的點心,就會覺得難吃,有人說這是因為蛭魔的技術好,也有人說蛭魔偷偷在材料裡加了毒品,而最一致的說法就是,蛭魔妖一是個惡魔甜品師。

蛭魔妖一的故友,那位有名的甜品評論家,栗田良寬說的好。

『凡是吃過了蛭魔的甜品,就像是跟惡魔簽下了合約一樣,會不停的想要吃蛭魔做的甜品,還好有姊崎這位優秀的主廚在控管蛭魔的甜品銷售價格,不然依我所見,蛭魔一定會害很多人傾家蕩產,說不定有人還會為了買他的甜品而去偷或搶,照成社會動盪,簡直是變相的像人們收取靈魂做為費用嘛!』栗田悠然的望著遠方說著。

據說後來這位和善大胖子的家,被火箭筒給毀了一大半。

扯遠了,再度拉回真相這邊,其實蛭魔他並不討厭甜食,好吧,或許不是那麼喜歡,可是對於他自己的甜品,他是非常在意的,在他還沒遇到姊崎真守以前,他也都是自己試味道,雖然自己囂張的模樣跟甜品實在是不怎麼搭調,不過要做就要做到最好,向來是他對自己常說的一句話。

該怎麼說呢?

是姊崎慣壞了他吧?

她是一個優秀的廚師,喜歡甜品,卻不擅長做甜點,燒了一手好菜,唯獨自己喜歡的甜品做不好,說起來其實也挺妙的。

他們本來都在另一間餐廳工作,而他,意外的發現這個女孩小小的秘密,生性愛惡作劇的他,起初也只是抱著好玩的心態將自己的試做品丟給她,沒想到她一直憋到其他人都離開的差不多了才去品嘗,恰巧她在吃的時候又給他撞見,於是有一陣子他管她叫”偷吃甜品的死廚師”。

後來,他發現逗她很有趣,隨便用言語激一下她好像就會火冒三丈,他倒是覺得有趣,於是他倆鬥嘴成了那家餐廳廚房裡的招牌。

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蛭魔開始會把試味道的工作交給姊崎,只是他完全沒有想到這種舉動有多麼曖昧,直到武藏看不慣,而說了一句:「你們也稍微收斂一點,閃光彈丟這麼多,是想弄瞎誰啊?」

此後,蛭魔才注意到自己的行為好像已經超過了對於朋友會做的事情,雖然說他的認知裡,他的生命裡只有奴隸跟狗,沒有朋友可言,不過不管是哪種好像都太超過了。

聰明的他,這輩子首次為了某件事而思考了整夜。

他喜歡她,那是他最後得到的結論。

他喜歡她,他喜歡她在別人都沒辦法查覺他在逞強時,她卻能發現並給予他照顧。

他喜歡她,他喜歡把她的極限給逼出來,看看有別於那個溫柔婉約的另一個她。

他喜歡她,他喜歡她在品嘗完他的甜點時,會給予讚美或建議。

他喜歡她,他喜歡她傻裡傻氣的在他指導她做甜點時,習慣性動作的去拿鹽罐,錯把鹽當成糖用時的小迷糊。

他喜歡她,他喜歡在她自己發現自己的甜點變成鹹品時,一面嘲笑她一面聽著她生氣的質問他為什沒告訴她,她拿錯調味料了。

過度的曖昧,卻沒有一個結果,向來就不合他的個性,於是在釐清了自己內心的想法之後,行動派的他就衝了,他先是惡質的像個小學生一樣把她給惹到哭了出來,接著又因為見到眼淚而手足無措的支支吾吾對她告白完,在他以為要被發卡的當下,又看見她破涕為笑,終於還是讓他抱得美人歸。

後來經過一番重新計畫之後,蛭魔妖一訂下了新的人生規畫,除去舊的部分,這次他的規劃裡是滿滿的她。

考慮到她不想離開日本的心情,本來一心想去國外進修的他,將規劃改成留在日本開一家餐廳,然後慢慢擴大版圖直到自己統治日本為止,他看來看去都覺得這規劃挺好的,雖然跟過去有點出入,不過不礙事。

「怎麼樣?」蛭魔抽出湯匙,看著她品嘗著他的新創意。

「是酒嗎?」真守問。

「嗯哼。」滿意的勾起嘴角,他的表情是在讚揚她能夠吃了還不會臉紅,他自己都覺得自己加的太多了。

「一點都不適合小孩子吃。」看來他的她是不喜歡。

「我也沒打算要給小孩子吃啊!」他倒是挺開心,他的計謀其實是利用這項點心灌醉某人,不過顯然他該把酒味壓低一點,不然她不會吃太多的。

「好了,別玩了,你這樣一邊研發新點心,一邊收拾是要收到什麼時候?」其實他們已經打烊一陣子了,其他她顧的廚師都先走了,不過今天某人像個大孩子一樣,不肯認真收時,東摸摸西摸摸的,有時候還把她才整理乾淨的地方,又搞得一團亂。

「囉嗦。」嘴上是這樣說,不過他還是開始動手收拾。

凌晨兩點多,兩人終於把一片狼藉的廚房清潔乾淨,蛭魔一邊咒罵著該死的情侶硬要在這天一起吃飯,一邊套上自己的外套。

「有什麼辦法,因為二月十四號是情人節啊。」真守回道,然後她驚覺自己忙得忘了跟身旁的男人說情人節快樂了,於是她怯怯的開口說:「吶,妖一,抱歉,我忘了。」

「嗯。」他拎起自己的東西,然後走到門口回頭對她說:「快點!我要關燈了!」

她小跑步到他身邊,然後先行出去,讓他關上燈,依照慣例,由他來鎖門。

「喂,幫我拿一下。」蛭魔將一個小盒子遞給她。

「喔。」她接過小盒子,然後認出了他們店家的標誌,那是給客人外帶點心用的小盒子。

「走吧!」鎖好門後,他並沒有向真守要回小盒子。

「吶,妖一,你的。」真守企圖將小盒子還給蛭魔。

「我拿那種東西幹嘛?那是妳的吧!」蛭魔臉不紅氣不喘的竄改了盒子的主人。

「是嗎?那我要打開來囉?」真是的,要送禮物不能好好送嗎?這個彆扭的男人。

「哦,隨妳啊。」蛭魔丟下這句話,然後邁開步伐逕自往前行。

真守知道他刻意的放慢了腳步,於是安心的動手打開小盒子,裡面有一個泡芙和一個巧克力蛋糕。

真守把盒子封好後,追上了那個滿不在乎的男人,她輕輕拉著他大衣的袖子,甜甜的笑著。

「死三八,妳笑啥?」蛭魔對她惡言相向。

「你不是說你不會做泡芙?」很久很久之前,她拉著他去雁屋買泡芙的時候,他曾這麼說過。

「我說,我不做那種噁心的東西,沒說我不會做。」他討厭那種沒有創意又不是很美觀的點心,不過她卻很喜歡,昨天趁著客人很多的時候,他偷偷的多做一份情人節限定小點心。

「算是情人節禮物嗎?」她笑問。

「妳說是就是囉。」他聳聳肩。

「這樣的話,我白色情人節再回給你。」她喜孜孜的說。

「我才不要!妳的點心能吃嗎?」某人卻大聲的抗議。

「反正一年才一次啊,而且你也不喜歡甜食,加點鹽或許很不錯。」她在一旁偷笑著,跟這傢伙在一起久了,連自己都會喜歡這種小小的惡作劇。

「嘖!」他不屑的扭過頭。

「對了!妖一!」她突然喊道。

「幹嘛?」

「情人節快樂!」真守漾開笑容,一個甜的像巧克力的笑容。

「嗯。」受到她的感染,蛭魔微微牽起了他的嘴角。
「對了,這樣立場不就反過來了嗎?」良久,真守歪著頭發言。

「什麼東西?」蛭魔被那可愛的動作給吸引住。

「攻受的立場啊!」真守語出驚人的指出:「二月十四日是女性送給男性,三月十四日才是男性回禮給女性,男生一般是攻女生是受,那你今天送我巧克力,我們的立場不是就調換了嗎?」

「調換妳個鬼啦!要不要今天晚上我就去妳家,讓妳看看誰是攻誰是受?!」蛭魔將手伸出口袋抓住說完就想逃跑的真守。

「對不起啦!我開玩笑的!」她咯咯笑著。

「那就得付出代價。」說完蛭魔欺上她的唇。
吶,沒事不要自己去玩火柴喔,火柴的火很小,但燒起來的時候可是不得了的!

不要以為火柴都像小女孩的這麼溫馨,燒完還可以帶妳去見阿嬤,有的火柴啊,是只會讓妳第二天全身痠痛的!!!

 

就算情人節賀文好了,一切都是自傳打不出來的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