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地方(上)

劍小子

 

『你跟我,到底有什麼不一樣?!』葉柱類曾經這樣抓著他的衣服一面哭一面大聲的向他問道。

他當時沒有回答,或者應該說,他是在心裡回答,他們之間不一樣的地方,多半是因為夥伴吧!

因為一起奮鬥的伙伴不一樣,所以才能一直過關斬將,他的夥伴有堅強的韌性,即使受到打擊也不會因此而放棄目標,他們雖然傻,可是肯努力,然後當有天他抬起頭時,他們已經對上不敗的王者神龍寺了。

說真的,自己也很高興,那個本來只有三個人的美式足球社,在不知不覺中慢慢壯大,大家向著同樣的夢想前進,有那麼一點點不可思議,明明大家入社時的理由都各不相同,但最後大家卻能有志一同的往同一個衝刺,這是過去的他從沒想過的。

蛭魔看著瀨那的四十碼衝刺。

「四十碼衝刺,4秒2!」真守喊出了瀨那的衝刺時間。

雖然死矮子的腳還在顫抖,不過顯然是比以前進步了許多,只是他沒有喜悅,之後對上的是強敵神龍寺,不是只要跑出四秒二的成績就可以贏了,世界上沒有這麼簡單的事情。

「按照慣例要把消失的一個人除外呢。」死酒鬼的話讓他驚覺,死胖子又不見了。

「那個死胖子又躲到跳箱裡了吧!我要烤了他!」明明該是疑問句,不過他執意要說成肯定句。

倒是他旁邊的死管理人在幹嘛?拿滅火器就想阻止他嗎?還有死老頭那微妙的表情是怎麼回事?!

「再等一下不行嗎?蛭魔?」武藏的聲音讓蛭魔頓了頓,見蛭魔停下了武藏繼續說:「栗田那傢伙平時可不懦弱哦。」

蛭魔沒說話只是靜靜的回想著,那個還是國中生的他們,做著三個人一起進神龍寺,然後打進全國大賽的美夢,還有被死黑人頭給擺了一道的情景,雖是歷歷在目,不過眼前好像有更有趣的夥伴們了不是嗎?

「在想什麼呢?瞧你看他們看得出神。」真守打趣的問道。

「沒什麼。」蛭魔聳聳肩,他才不會說,他覺得現在這樣很好呢!

「你們漢神龍寺的淵源好像很深。」真守是個聰明的女孩,雖然武藏剛剛沒有說的很詳細,不過她卻可以感受的到。

「有空說這些還是去照顧死小鬼們吧!」蛭魔撇見栗田已經走出來了,於是露齒一笑。

在真守將飲品端給選手們喝的時候,蛭魔則是注視著場上的大家,死肥豬的精神很好嘛!

「殺了他們!神龍寺NAGA!!!」他笑著大喊。

「還不滾回去?」用腳將門踹開,他不意外的在社辦裡看見死管理員。

「我又稍微把資料做了整裡,你要現在看嗎?」真守一面將資料整理整齊,一面詢問還沒換回制服的蛭魔。

「放著,然後快點滾回去吧。」他轉身走去換衣服。

「蛭魔……」真守的聲音從他背後傳來。

「幹嘛?」蛭魔把制服褲拉上。

「雖然,這樣說可能不太好,不過……我覺得你在這裡真是太好了。」真守的聲音很小聲,不過他卻聽得很清楚。

「說什麼啊?妳會被全校唾棄的!」蛭魔將襯衫最後的一個扣子扣好並大笑道。

「我不是說你胡作非為很好!只是我覺得,如果你去了神龍寺,跟阿含在一起,你或許會更糟糕!」真守急急忙忙的為自己辯解。

「妳又知道了?」蛭魔挑眉,害他剛才小小的高興了一下,不過他幹嘛高興?

「因為你以前不是常常和他一起做一些惡劣的事?」她可沒忘記上次的採訪喔!

「那是年輕氣盛。」現在他也懶得跟那死黑人頭攪和。

「不管怎麼說,我還是覺得,你在泥門是件好事。」真守對他微笑,令他看得有些失神,不過某女在下一秒破壞氣氛的補上:「不過考試那天,你把考場搞成那樣,真的是很糟糕的行為!」

「快滾回家啦!你個死管理員!」